首页 > 铁血豪侠 > 第三章 爆炒鹅肉

我的书架

第三章 爆炒鹅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韩星雨道:“若是师叔不放心冷师妹,您可以亲自过来动手。”

“放肆!”

这话惹怒了石月影、冷玉梅、谭婉玲三女,包括董宽在内,感觉韩星雨好嚣张无礼,顿时无名火起。

董宽怒声道:“韩师姐,你说话无上无下,论辈分家师是你师叔,那自然是长辈,难道师伯没教你做人的道理么。”韩星雨怒喝道:“你敢责备我师傅,看招!”纵剑飞奔董宽,倩影一闪,冷玉梅仗剑跳出。

二女同时出剑,剑光闪闪,韩星雨长剑一挥,剑尖直指冷玉梅面门。冷玉梅不慌不忙,反手一剑挥出,挑开对方长剑,照着韩星雨胸膛连刺三剑。

韩星雨左躲右闪避开了三击,她心里清楚,师叔三大弟子中属这位武艺最厉害。当下不敢大意,挡住对方攻击下,韩星雨也刺出三剑,均被冷玉梅闪开。冷玉梅心中也是佩服,这韩师姐武艺深得师伯真传,剑法真是奥妙无穷。

冷玉梅长剑挥动,攒力一拽,竟将韩星雨长剑拽出手掌。韩星雨抬手一掌叩向对方心口窝,冷玉梅大惊,赶紧侧身急忙闪避。韩星雨大跟步,蹿上前抓住长剑,二人你来我往相互攻了六七十招。

冷玉梅长剑挥动,剑招一变,使出师门的九九八十一路‘流星剑法’。这是当年太师傅悟出的上乘剑法,铁女侠和金女侠都深通剑法精髓。韩星雨见状大惊失色,招式转变,也使出八十一路‘流星剑法’。两条倩影相互辉映,一红一蓝显得格外好看。

旁观的董宽想道:“这套剑法看着刚柔并济,看来太师傅她老人家真是武学奇才,也只有她老人家才能教出师伯和师傅这样的绝世高手。”

两把剑将各自的主人护得密不透风,这套剑法讲究的是先护己再抗敌,真是精妙绝伦。剑影如同流星般快速飘动,甚是耀眼,剑气越来越快。

石月影和谭婉玲赶紧将董宽拉到身后,异口同声道:“师弟快退后,这剑气十分霸道,你不会武功,稍有不慎,性命不保。”董宽内心震惊不已,自己一时看得入迷,若非二位师姐护住自己,恐怕是非死即伤。

此刻二女拆了三百余招,仍是不分胜败。

两柄长剑缠绕一起,二女同时娇喝,手中长剑各自飞出。董宽顿时感觉眼花缭乱,两位师姐年纪轻轻,武艺竟然如此精深,都堪称女中的魁首。

韩星雨双臂交叉,暗中运使内力,双拳紧握着,忽然一拳击出,一股强悍的力量袭向冷玉梅。

冷玉梅心惊道:“这就是无极鸳鸯拳,阳刚的功夫,当年太师傅所创除了剑法外,还有两项武功绝学,一为无极鸳鸯拳、一为劈风掌。太师傅当年是拳掌双绝,但只允许两大弟子各选其一,师傅学掌法,师伯学拳法。师伯所学的拳法,韩师姐竟融会贯通。”

想到此处,冷玉梅迅速变招,双掌旋转开来,顿感风声大喝,一掌击出,却是劈风掌法,正是一招‘运斤成风’。

韩星雨知道这掌法看似柔和,实则刚猛异常,的确是柔中带刚,刚中带柔,全神贯注对抗,丝毫不敢大意。

二女拳掌相加,打斗到一处,地面尘土飞扬,两女身形快速旋转,娇喝声不断。拳掌相互对碰,各自后退八九步。韩星雨站立不稳,娇躯向后跌倒,人影闪动,铁女侠接住徒儿。冷玉梅立即稳住心神,站立当场,再看二女,真是气不长出、面不改色。

谭婉玲娇笑道:“耶!韩师姐你可是输了哦。”这话一出口,韩星雨满面通红,狠狠的瞪了谭婉玲一眼,谭婉玲为人活泼,也不放在心上,仍是对着她笑。

金女侠道:“你二人是平手,师姐和星雨丫头一路赶来,难免有些劳顿,玉梅丫头侥幸得手,若真斗起来,你哪里是你韩师姐对手。”

董宽心中敬佩师傅,暗想道:“师傅这么讲是为了顾及韩师姐面子,师傅真是心地慈善。”石月影和谭婉玲自然明白恩师顾及同门,也都不插言。

本来铁女侠为人护短,看徒儿落败,有心教训冷玉梅,但看师妹如此讲话,也是顺水推舟。

铁女侠轻拍手掌道:“妙!玉梅丫头的武艺深得师妹真传,看来师妹的武功又精进了不少,师姐我有心讨教一二。”

金女侠何尝不知,师姐哪里是要和自己讨教,分明是在怄气,当年的事始终是个解不开的疙瘩。

金女侠哪里会和自己的师姐动手,当下微笑道:“您是师姐,我是师妹,小妹再怎么练习武功,也不可能是师姐对手,小妹心服口服。”铁女侠道:“师妹这可是谦虚了,当年拜师学武,师妹很下苦功,每天早起晚睡,师姐我都自愧不如,我今天登门就是与师妹讨教的,你何必推三阻四。”

董宽走上前笑道:“师伯在上,您看目下已到黄昏,大家肚子都发空,弟子不才,学了几道菜肴,正好师伯和韩师姐在此,大家先一旁歇息,弟子去烧菜做饭,大家齐聚,同用晚饭。”

金女侠知道徒弟实为劝解,看了徒弟一眼,目露赞赏之意。石月影、冷玉梅和谭婉玲均知师弟实则是劝停罢战,都向他暗挑大拇指。

铁女侠本打算拒绝,来了就是为了比试的,但看董宽语气诚恳,对待自己甚是有礼,初次相见,也不好驳面子。遂开口道:“也好!我们师徒也没吃饭,正好看看你的手艺,如果做的不合口味,我可是要教训你小子。”

谭婉玲走上前道:“师伯这话未免不妥,我师弟一片好心,师伯您怎可如此态度。”铁女侠回首喝道:“几时有你来说教我。”

石月影和冷玉梅护住师妹,韩星雨冷眼注视着三女。

金女侠喊道:“婉玲!不得对师伯无礼,闪退一旁。”谭婉玲撅着小嘴,表情甚是可爱,也不再言语。金女侠笑道:“师姐勿怪,婉玲丫头心直口快,您别生她气。”铁女侠摆手道:“算了,没打算怪她。”

董宽笑道:“既如此,师伯和师傅您们先歇着,弟子去下厨烧菜。”石月影道:“师弟我来帮你。”说着,跟着去下厨准备。

金女侠笑道:“师姐请坐!喝杯茶水润润嗓子。”铁女侠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道:“不用了,我还不渴。”人也没坐下,韩星雨跟在师傅身前,也没有坐,金女侠摇头苦笑,独自喝了一杯茶水。

单说董宽,来到后厨一看,青菜可不少,地上还有两只大白鹅,董宽微微一笑,上前抓起一只大白鹅,拎着走到院中。

此举大家有些愣神,就看董宽坐在木椅上,开始动手给大鹅拔毛,众人都张口结舌,这也太干脆了。没多大一会儿,大白鹅全身光秃秃的,不停的鸣叫着。 董宽仰头喊道:“烦劳大师姐拿壶酒来。”石月影从屋中出来,拿着酒壶,有些不解道:“师弟,你现在就喝酒么?”董宽笑着道:“非也,小弟是自有用处的。”

接下来董宽揭开壶盖,慢慢将一壶酒灌入大白鹅的嘴中,大白鹅还扑颤几下子。众人目不转睛的看着,董宽拿出准备好的刀子,直接将大白鹅开膛破肚,来了个大卸八块,大鹅肉装入盆中准备着。

别人还好些,铁女侠可受不了了,慌忙跑出去,韩星雨也跟着跑出去,金女侠跟着去看,原来这师徒二人都哇哇吐了起来,脸色煞白。金女侠素知师姐虽然自身武艺高深,但自幼看不惯宰杀猪牛羊。

金女侠递上两块手帕,轻声问道:“师姐、星雨丫头,你们没事吧?”

韩星雨摇着手说道:“谢谢师叔的关心!”铁女侠瞪了金女侠一眼,口中喝道:“看你招的好徒弟!他是故意的。”金女侠赶忙赔笑道:“师姐勿动怒,阿宽刚拜师,他浑然不知情。”

院里的石月影笑道:“看师伯二人情况,准时受不了去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师伯,竟然害怕宰杀动物,哈哈哈哈。”冷玉梅和谭婉玲也笑起来,恰巧铁女侠走进来,高声道:“你们三个丫头在说什么?”

石月影忙道:“回禀师伯,我们姐妹在讨论,认为这鹅肉做出来绝对好吃美味。”哪知,话音未落,铁女侠二次跑出去。石月影有些尴尬,自言自语道:“师伯承受能力也太差了。”

后厨内,董宽准备好各种调料,将鹅肉倒入锅内翻炒,大鹅好像还在跳动,董宽加入各种调料,这道菜叫做爆炒鹅肉。这是昔日董宽和邻居学的,肉香味飘荡空气中,董宽不断地翻炒着,肉味越来越香,真是色香味俱全。

石月影拿来一条海鱼,董宽笑道:“全让我来吧,师姐等着吃即可。”石月影笑道:“想不到小师弟厨艺这般精湛。”董宽道:“小弟从小就和家人学习烧菜,有时候和邻里学习烧菜,烧菜的本事倒是学了一身。”石月影笑着道:“好啊,期待着美味上桌。”

董宽道:“我以后天天烧菜,给师傅和众师姐品尝不同的菜系。”石月影笑道:“没想到师傅带回一个小神厨。”

后厨香味扑鼻,清蒸海鱼出锅了,董宽连续做了十道菜。可谓每道菜都是特色,所有菜端上桌面,众人无不吃惊,心里均佩服董宽。

董宽笑道:“弟子忙了半天,也不知口味合不合适,请师傅和师伯先品尝,如若不合口味,弟子再去重做。”

金女侠笑道:“师姐,阿宽没少费心,我们快品尝这些菜肴吧。”说着,动起筷子夹了一块鹅肉,放入口中咀嚼着,顿感味道鲜美,又夹了一块鹅肉,边吃边笑道:“这爆炒鹅肉真好吃!师姐快来尝尝。”

铁女侠先是有些犹豫,但看师妹夸赞,遂夹了一块鹅肉放入口中,还真是美味无比。不由得称赞道:“真好吃!”金女侠招呼众人入座,笑着道:“大家都动筷子吃,感谢阿宽烧的菜。”

石月影、冷玉梅、谭婉玲、韩星雨各自夹了一块鹅肉,鹅肉入口鲜美无比,心里都暗赞董宽手艺好。董宽也入座,没一会儿,爆炒鹅肉被吃空了,清蒸海鱼也只剩下鱼刺,酱香牛肉也见了底,菜肴被吃的干干净净。

铁女侠道:“烧得一手好菜,今天我是有口福,本打算和师妹较量,但今天还算开心,暂且算了,下次我再登门造访。”

看见铁女侠师徒准备告辞,金女侠道:“师姐!如今天色已晚,您留下来住着,我们姐妹有很多话要说,明日再回去也不迟啊。”铁女侠冷声道:“你我之间没什么多说的,你可别忘了,我是来找麻烦的,现在要回去,要不要让我和你打上一场。”

董宽没想到师伯瞬间变脸,语气冰冷异常,看师傅神情,很是委屈,心里更是替师傅不平。当即喝道:“师伯!我师傅好言好语,你却恶语伤人,你们师出同门,姐妹情分比天高,你要马上和家师道歉。”

铁女侠神色一变,目光如电,紧盯着董宽看,气场十分强大,让董宽有些喘不上气来。但董宽并不怯意,目光对视着铁女侠。

铁女侠冷声道:“我和你师傅讲话,哪轮到你发言,识趣的马上闭嘴,看在你尽心准备菜肴的份上,我不与你计较,如若再敢顶撞与我,别怪师伯我心狠手辣。”手中茶瓷杯轻轻一捏,立即化为粉末,随风飘散。

此举让众人齐吃一惊,冷玉梅下意识的将师弟拉到身后,石月影和谭婉玲左右护住师弟。

金女侠出言道:“阿宽不可无礼,这是我和你师伯之间的事情,与你等晚辈无事,快与师伯道歉,请她原谅。”

董宽朗声道:“回禀师父,弟子实在不明白,同为同门师姐妹,有何矛盾不能化解,非要弄得与仇人一样,师伯真是糊涂蛋。”

“你敢责备我。”话音刚落,人影快速闪动,身法宛如流星。大出众人的意料,铁女侠早来到董宽近前,左手牢牢掐住董宽咽喉,由于情况突然,再者铁女侠身法太快,谁也未加防备。

金女侠更没想到徒弟非但不认错,还会顶撞师姐。看见徒弟被拿住,厉声喊道:“师姐你怎可如此,快快放下阿宽,有什么不满,你大可找我。”石月影三女内心焦急,齐声喊道:“师伯不可伤害我师弟。”

铁女侠冷哼道:“没想到这小子还是香饽饽,刚刚入门,你们大家就这么关心他,看来这小子品质不错呀。”

“您拿我师弟,我就拿您徒弟。”冷玉梅一声冷喝,亮出手中长剑,直奔韩星雨而来。韩星雨是来者不拒,也亮出长剑恭候。

谭婉玲提着宝剑也上前,被石月影拦下,轻喝道:“二位师妹糊涂,师弟在师伯手中,不可胡乱行事。”金女侠道:“玉梅、婉玲,听你师姐的话。”

二女气得直跺脚,将长剑收回匣中,韩星雨看她们如此,也撤回长剑,归入匣中。

想起先前的话语,铁女侠手下稍微用力,董宽脸色更红,顿感呼吸困难。铁女侠怒喝道:“小子,你和师伯道歉,我保证不伤害你分毫。”

董宽语气艰难的道:“弟子本......本无错,何必和.....师伯您......道歉,家师好言好语,而师伯却......恶语相加,师傅心里必定不......不好受,你们师姐妹有什么......深仇大怨么,非要弄得与......冤家一......一样啊,弟子决无心和......师伯过......过不去,师傅是我的长辈,我不允许......不允许有人对她不敬,哪怕您是......是我师伯,您二人如此,太师傅若是......泉下有知,会有多伤心啊,请师伯......三思后行。”

这一席话,屋里人都沉默了,董宽语气端正,态度诚恳,金女侠心里很受触动。徒弟是新入门的,但对自己如此敬重,自己行走江湖多年,像董宽这样的人品真是不多见。

金女侠忙喊道:“师姐,你放下阿宽,想要出气你来找我。”

铁女侠可不是铁石心肠,相反人很不错,只因和师妹之间发生纠葛,才会变得如此。

看见董宽话语真诚,不畏险恶,再看这孩子眉清目秀,惹人喜爱,对自己很尊敬,哪里还下得去手。慢慢松开手掌,对着董宽手掌灌输一丝真气。董宽顿感神清气爽,这才知道师伯是给自己调理,董宽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哼,这小子油腔滑调的,倒也尊师重道,我可不与这小子一般计较,天色已晚,星雨丫头我们走。”铁女侠已经闪出房门,韩星雨快步跟上。

“师弟!”三女迅速围上前,关心董宽有无大碍,金女侠运内力,拉住徒弟的手,准备灌输真气。董宽忙道:“师傅,方才师伯并未下重手,她还帮弟子调理身体呢,我没事的。”金女侠笑道:“这样就好。”

喝过一杯茶水,董宽开口问道:“恕弟子之言!您和师伯原本很要好,为何您二人变成如此,这中间想必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冷玉梅也问道:“师傅,您以前说过,拜太师傅学艺,和师伯一起学武,是您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后来你们师姐妹关系破裂,弟子也未听您深说起,师伯隔三差五登门来找,言语无礼,您大都是外出回避,究竟是为何?”

金女侠深深叹气,轻声道:“自你们太师傅仙逝,为师和你们师伯闯江湖,到处惩恶扬善,武林人尊称我们金女侠和铁女侠。一个偶然的机会,为师遇上一个人,当时我二十岁,你们师伯二十一岁,那人叫黄迁,很有才华,仪表堂堂,为师当时对他很倾心,后来我发现,你们师伯也爱上了黄迁,爱得很深。你们师伯也知道为师爱慕黄迁,为此你们师伯神情憔悴,为师不忍她这样相思过度,便主动与黄迁划清界限,成全师姐二人。随后师姐和黄迁二人订婚,师姐当时修炼拳法,答应一年后再完婚,二人在一起倒是郎才女貌,原本以为一切安好,岂料黄迁其人表里不一,为师无意中发现,此人经常出入妓院,看见他和经常漂亮女子幽会。为师心里替师姐不平,可黄迁总是想和师姐同房,师姐虽深爱他,但怎会纵容他荒谬,哪知这家伙无耻至极,居然用迷魂香迷倒了师姐,把其他女子请入家中。碰巧我找师姐研究新的内功心法,就把师姐救下来,亏得我到达及时。不想那黄迁还要对为师无礼,我当时心头大为恼怒,将他给杀了。师姐醒来后,发现黄迁的尸体,认定是为师出于嫉妒,下毒手杀了黄迁,任凭我怎么解释她都不听,自那以后,师姐与我不对付,三番两次来找我比武,实则是找我拼命,同门怎能相残,为师就来到这里,建立了这座清心院,潜心研究武学,我和师姐谁也没有再寻找爱情,师姐花了三年时间找到我,虽不像往昔那般极端,但我们师姐妹关系仍是冰点,而后我们各自收了徒弟,师姐和我赌气,她们师徒故而屡次来登门比拼。”

谭婉玲道:“可惜师伯不知内情,男女之情真会让人蒙蔽双眼么,我以后不要嫁人了。”石月影道:“师妹别多想,黄迁表里不一,师伯亦是被他欺骗,幸而师傅杀了这个混蛋,否则师伯受的伤害只会更深,师伯虽无礼,对师傅却没有太过分。”

董宽点头道:“照此看来师伯和师傅之间还能有缓和的余地,早年是见面就拼命,现在师伯只是单纯的比武,师伯想要彻底将师父打败。家父生前说过,人总要经历些什么,才能逐渐明事理的,弟子相信你们师姐妹会重归于好的。”

金女侠叹息道:“为师很怀念以前和师姐的姐妹情谊,怕是再也回不来了,真希望师姐不要深怪我,我们姐妹也能和好如初。”

董宽微笑道:“师傅不用感慨,您和师伯肯定会恢复往昔的情谊,我以前路过一个寺院,寺里的师父经常说什么时机未到,您二人也是如此。”

冷玉梅笑道:“小师弟,你不止善良,还很有善缘,师傅会收你当弟子,你真是心地豁达。”她平日里严肃威严,只有在师傅和师姐妹面前才会流露笑意,精致的容颜如海棠绽放。

董宽微微一笑道:“二师姐过奖了,家父从小就教导我,男子汉大丈夫要堂堂正正,人不可有歪念,那是招灾引祸。”

金女侠点头道:“你有个好父亲!”董宽笑道:“现在我有个好师傅,弟子一定跟师傅认真学武,走的正行的端,绝不给师门和自己丢脸。”金女侠非常受感触,握着徒弟的手,轻声道:“好孩子!”

自从来到清心院后,董宽开始和师傅学武,从基本功练起,学得很认真。加之董宽的悟性优良,教一两遍就能会,金女侠心里非常高兴,发现董宽很有武学天分,领悟能力非常不错,几位师姐格外看好他。

董宽每天早起练功,晚上三更后才休息,一招一式都下了苦功。三位师姐打心里佩服师弟刻苦,也都刻苦练武,怎么也不能落后师弟。

她们有着和董宽身世相似的经历,都是自幼没了双亲,飘泊江湖。后让金女侠收留,带回清心院传授武学。

时光一晃,两年过去啦,董宽的拳脚功夫非常出色,与三位师姐相互切磋武艺,都能支撑八九十招。

这期间,铁女侠师徒来过多次,每次铁女侠都想与金女侠较量,均被董宽好言化解。铁女侠师徒发现董宽的武艺大有提升,都感到惊讶不已,没想到董宽悟性甚佳。

“今天为师传你劈风掌,这套掌法讲究外柔内刚,看似轻若鸿毛,打在人身上就是重如泰山。这是你太师傅自创的绝技之一,另一个绝技是无极鸳鸯拳。劈风掌法分为十二式,分别是:第一式的云淡风轻、第二式的顺风使帆、第三式的运斤成风、第四式的顺风吹火、第五式的反风灭火、第六式的风驰电掣、第七式的和风细雨、第八式的风扫落叶、第九式的流风回雪、第十式的乘风破浪、第十一式的抹月批风、第十二式的风雨无阻。前两式并不难学,普通人五年内就可学会,以你的悟性,数月内即可学好。至于这第三式的运斤成风练习极为不易的,这一式如果练不好,就会走火入魔,为师会告诉你掌握方式方法。你三位师姐入门学武,以你二师姐的武艺最高,她已经练习到了第八式风扫落叶,为师当年花了七年的时光才刚好掌握这套掌法,你的悟性甚佳,会比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学的快,你要勤加练习。”金女侠详细的介绍着,董宽在一旁认真听着。

按照师傅的悉心指导,董宽掌握方式方法,短短三天的光景就把劈风掌法的第一式‘云淡风轻’学会啦。他掌握的很好,师徒等人无不感到惊讶。

光阴似箭,又过了三年,董宽已然十九岁,中等的身材,生得浓眉大眼,鼻直口方,整个人神采奕奕,这和武学修为有关。在这期间,金女侠传授掌法外,还教徒弟剑法,九九八十一路‘流星剑法’倾囊传授,董宽加以勤练,已经基本掌握。

劈风掌法董宽学到第十式,已经赶上了三位师姐,三女也是刚学到此一式。金女侠查看众弟子武艺进展,董宽与三位师姐逐个比试,武功已经追过大师姐,几乎能与三师姐互角。二师姐的武艺比起三位同门都要好,她认为师弟一两年左右就能超越自己。

这大大超出金女侠的预料,暗想道:“以阿宽的悟性怕是天底下怕是找不出五个,就连师傅当年的悟性也没有这般精。”金女侠心里替徒弟感到高兴,真是学有所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