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铁血豪侠 > 第四章 米家山寨

我的书架

第四章 米家山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运用劈风掌法,董宽发现练到第十式‘乘风破浪’后,再往后练习很困难。师傅也常常告诫自己,学武之人不可急于求成,否则会适得其反,不受其利,而反受其害,董宽亦不勉强自己。

与三位师姐练剑,大家坐下休息,董宽看见师傅忙忙碌碌的,就想起了今天是师伯的生辰。师傅准是在制作师伯最爱吃的桂花糕,师傅每年都会亲手去制作桂花糕,然后送到一百里外的宛家村,师伯和韩师姐就在那里居住。

这几年师伯仍然是登门找师傅比武较量,二人每次都要斗个七八百招,总是不分胜负。

师伯还像以往那样的秉性,师傅过生日,师伯因有间隙可不来看,只是派韩师姐备礼过来问候。但师伯过生日,师傅必定亲自到场。董宽很庆幸有这样的好师傅,若没遇到师傅,自己早已经被杀害,又何来一身的本领呢。

金女侠微笑道:“徒儿们!为师去看你们师伯,今天是她的生辰。”冷玉梅道:“师傅,弟子愿留下看守清心院。”金女侠深深叹了口气,每年都是如此,自己这二弟子从不参加她师伯的生辰,金女侠也素知,她主要是与韩星雨不睦。

谭婉玲笑道:“师傅,弟子也留下和师姐为伴,您代我们向师伯问好。”金女侠道:“也好,你二人留下,为师带领阿宽和月影前往,如有急事就立即飞鸽传书。”二女齐声道:“知道了师傅!”

一百里地,对于师徒三人来说不算什么,施展轻功飞腾术,没多久就到达了宛家村。

这村里有三十多户人家,这里依山傍水,植物茂盛,周围风景很好。

昔日此地经常出没山贼,聚众不下一百余人,经常打家劫舍。自从铁女侠师徒来后,帮忙赶走了山贼,村民为了表示感谢,特意建造一所房屋,供师徒二人居住。董宽心里对师伯师姐很是敬重,毕竟师伯也是闻名江湖的侠女。

村民们都认得金女侠师徒,也知道他们和铁女侠的关系,纷纷上前打招呼,三人热情回应,向着里面走去。

“哎呀!是金女侠师徒啊,你们好。”三人回头一看,这人年龄三十二三,身高九尺左右,相貌堂堂,面上有些憨态,正是村民沈四。

董宽笑道:“是四哥呀,今天是我师伯生辰,我们师徒是前来祝贺的。”沈四就是一愣,忙道:“说来也怪,铁女侠和韩姑娘已经将近一个月没看见了。”

“什么?”师徒三人闻听皆是一愣。

石月影疑惑道:“莫不是师伯她们搬走了,不太符合呀,师伯她们在这里居住近十年,是不会轻易离开的。”董宽道:“怪不得近来不见师伯找师傅比武,问题出现在这。”

师徒三人向里走去,来到铁女侠的住所,看到大门紧闭。董宽看了一眼,上前推开大门。

“师傅!看来师伯她们有段时间没回来了,你们看看。”董宽用手指着墙体的灰尘,院子里虽然打扫的干净,但墙体的灰尘却能看出端倪。

金女侠道:“看情形师姐她们有段日子不在家了,按照沈四所言,她们师徒差不多一个月不见踪影,一个月前师姐她们来找,我二人还在一起比武,照此看来,师姐她们根本就没回来,究竟去了哪里呢。”金女侠柳眉紧皱,低着头思索着,俏脸露出担忧。

石月影看出师傅的心情,关心道:“师傅您没事吧!”金女侠道:“为师心里总是七上八下,总是担心什么。”

石月影笑道:“师傅多虑了,凭师伯武艺,世间鲜有对手,加之还有韩师妹在身旁,弟子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敌得过她师徒两人的,您别再担心了,说不定师伯有什么要事处理。”

金女侠道:“可是已经这么久没有她二人消息了。”石月影笑道:“师傅,师伯和您怄气,每次来比试武艺,您躲着还来不及呢,现在却期盼她们出来。”金女侠道:“你们师伯面冷心善,为师实在有些担心。”

董宽里里外外转了一大圈,并未发现有何异常,但心中隐隐约约感觉不太正常。看情形而言,师伯二人不像是出远门,屋子里面的灰尘积多,桌面上、椅子上都有,况且女子最爱干净,她二人的衣衫均在。

发现徒弟闭着眼睛思索,金女侠道:“阿宽,你想到了什么,直言无妨!”石月影也问道:“师弟,你察觉到了哪里不对么?”

看了师傅和师姐一眼,董宽一字一句道:“如果弟子所料不错,师伯和韩师姐怕是出了事,应该是被人控制住了。”

金女侠和石月影各自吃惊,金女侠惊呼道:“这......这不可能啊,虽说人外有人,但师姐十多年未逢敌手,星雨丫头武功很好,有谁会降得住她们二人,这不可能的。”

一声叹息,董宽道:“江湖险恶,所谓明枪易躲,暗箭可难防啊,江湖上三教九流都有,那塞北双怪就是例子,看起来一团和善,实则阴险无比,若非师父搭救,弟子早已丧命,师伯的朋友不多,近年来更是隐退江湖,弟子想不出其他解释。”

石月影道:“就算是有人如此,但师伯本领通天,江湖经验丰富,怎会轻易落入圈套。”董宽叹息道:“问题就在此处呀,怕是动手之人,师伯很熟悉,甚至有渊源,师伯二人才未加防范,才会着了道。”

此刻,金女侠和石月影感觉董宽分析的很有理。金女侠心中焦急,联想到昔日和师姐学艺的时光,泪水从美目滚落。石月影急忙拿出手帕,亲自给恩师擦拭泪珠,董宽出言安慰师傅。

似乎联想到了什么,董宽飞门而出,石月影知道师弟的性格,留下安慰着师傅。金女侠此时并无半点侠女气质,像一个无助的孩子,心里挂念铁女侠师徒的安危。

大概半柱香的时间,董宽折身返回,看见师傅伤心难过,心里不是滋味。走上近前说道:“师傅别担心!弟子感觉师伯她们暂时应该没性命危险,先前弟子出去,是了解一下情况,发现点儿蛛丝马迹。”

听到徒弟如此说,金女侠精神一震,忙道:“阿宽,有何发现你说说看。”石月影也道:“师弟,是不是有什么线索了。”

董宽道:“刚才弟子去找过沈四哥,询问宛家村周围的状况,据沈四哥的讲说,在宛家村往西二百里地,有一个山寨,唤作米家寨,其实那是个大贼窝,除此之外,周围再无其它。弟子料想,师伯她们现在无异是大海捞针,不如我们去趟米家山寨,明察暗访,现在也只有如此啦。”金女侠点头默许道:“你所言有理,目下也只好赶往米家寨探个虚实了。”董宽道:“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动身出发。”

师徒三人施展轻功飞腾术,这功夫在身,远比寻常人要快的许多。行出了很远,师徒三人发现前面有家客店,店中的食客不少,师徒三人腹中发空,看看天色已到了晌午,就进入客店中用餐。

董宽吩咐店伙计,点了三大碗米饭,要了六个小菜,点了一壶茶水,师徒三人饱餐一顿,也是为了夜探米家寨所准备。

选了两间客房,董宽先让师傅和师姐休息,自己在客店角落喝茶,品尝着糕点,思考着夜里如何暗访米家寨。

自打学了武艺,董宽的视觉、听觉、嗅觉等大幅度提升。听见有人谈论,声音虽然不大,可他听得真切。

就听一个人嬉笑道:“嘿嘿嘿,真是可惜啊,那俩妞真是标致,咱三寨主不让任何人碰。”另一个嬉笑道:“你以为他是什么好鸟,还不是想独自享受,大寨主和二寨主都让他三分。”先前那人继续道:“嘿嘿,昨晚真好,慧月楼那头牌真不错,嘿嘿嘿。”另一个道:“嘿嘿,那是自然,下次你请我哦。”那人笑道:“兄弟,这个自然,嘿嘿嘿,来喝酒。”

这时董宽轻轻回首,发现隔着三张桌子,有两个人在那里奸笑着。这俩人一个是矮胖子,阔口冽腮;另一个是高个的瘦子,生得尖嘴猴腮。二人年纪三十多岁,身上穿着蓝布衣服,有趣儿的是,俩人衣裳前面绣个‘米’字,还是个白色字体。

董宽灵机一动,暗想道:“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二人必定是米家寨的喽啰,进入米家山寨办事,这二人可是好帮手。”

“小二哥!给这张桌再上五斤驴肉,再来个特色烧鸡,这张桌的菜钱我来付啦。”董宽用手指着米字服的二人桌子说道。

小二哥笑道:“哟!这位客官您心肠真好,请稍等,菜马上就上来。”

他们这一对话,早就让矮胖子和高瘦子听见了,董宽顺势坐了过来。矮胖子和高瘦子上下打量着董宽,看这少年长得眉清目秀,相貌堂堂,身穿灰布衣衫。 二人拱手笑道:“多谢这位兄弟!敢问尊姓大名啊?”董宽笑呵呵的道:“小弟姓倪,名达业,山西大同人氏,看二位大哥好气魄,小弟心下十分佩服,想与二位大哥结交。”

二人笑道:“原来是倪兄弟呀,你够意思,够义气!”董宽笑道:“还不知二位大哥尊姓大名。”

胖子笑道:“我叫陈虎,这是我兄弟叫庞九。”董宽故作惊讶道:“噢!是陈大哥和庞大哥啊,看二位兄长仪表不俗,肯定很有本事。”

陈虎和庞九性情大大咧咧,根本不疑有他,看这个倪达业很会说话,相貌不凡,心里自是非常高兴。

庞九低声道:“兄弟,咱可别张扬,实不相瞒噢,我们是米家寨的小头目,看你人够义气,加入我们米家寨吧。”陈虎低声道:“咱以后就是兄弟了,米家寨里吃喝不愁。”董宽佯装惊讶道:“二位大哥,米家寨是干什么的,是不是做米饭的啊。”

陈虎低声道:“嘿,兄弟说哪去了,咱们是山寨,用老百姓所述,咱们是山贼。”

董宽故作惊讶道:“我的天啊,二位大哥好胆量,大白天出来,难道不怕官府么?”庞九低声道:“怕个屁,咱米家寨实力雄厚,聚众不下五百,山上有八大寨主,个个武艺高强,官府那帮搜刮民膏的货色,哪里是我们的对手,屡次来围剿,哪一次不是损兵折将,只要加入米家寨,你就可以天不怕地不惧,我们可看好你。”

董宽笑嘻嘻道:“哈哈,听起来米家寨很逍遥自在,那有劳二位大哥给小弟指路啦。”二人齐声笑道:“没说的。”

酒菜都上来,董宽分别给三个杯子满上,董宽低声道:“二位大哥,咱米家寨这么厉害,一定有不少能人异士罢。”

陈虎笑道:“倪兄弟你可问对人了,老哥我是最早加入米家寨的,如今也有七个年头了,山寨有八大寨主。咱大寨主唤作米长远,善使一把金背砍山刀,重达六十五斤,江湖人称‘嗜血神刀’,米家寨就是他一手建立的。”

庞九接着道:“二寨主叫司马横江,据说是司马懿的后代,江湖人称‘赛仲达’,很有头脑的,是山上的军师,官府屡次来征剿,一半靠他的计谋,是最早跟随我们大寨主的元老。”

吧嗒下嘴,陈虎道:“三寨主说来奇怪,上山寨才短短一年,姓黄,至于叫什么,除了大寨主外,我们无人知晓,长得相貌堂堂,他这一到来,原来的三寨主变成了四寨主,这位武器是流星锤,锤法真不错呀。四寨主叫做万里宝,使得一对镔铁锤,人称‘铁锤太保’,论武艺仅次大寨主。五寨主叫做汪仁,善使一条熟铜棍,人称‘火眼狼’,脾气最是凶狠。六寨主叫冯逵,善使双刀,人称‘双刀将’,原来是个军营的将军,后来犯了军纪,就来到了山寨。七寨主叫做邢大涛,其人没什么大武艺,但算账很快,在山上主要掌管钱粮。八寨主何凌,善使暗器,可谓百发百中,人称‘暗器妙手’,我们八大寨主各有所长。”

庞九笑道:“倪兄弟你不用担心,陈大哥乃是山寨元老,兄弟为人这么够义气,陈大哥再美言几句,你来米家寨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董宽佯笑道:“哎呀呀,咱米家寨果然强大,难怪官府无力对抗,能加入米家寨,多多拜托二位哥哥,等会吃完饭,小弟带领二位大哥快活去。”

陈虎和庞九相视一笑,陈虎低声笑道:“倪兄弟也是同道中人啊,昨天我们兄弟快活了一番,咱改天再去香合楼,嘿嘿嘿,等一会儿我们要回山寨了。”庞九也说道:“等会儿你就和我们一块动身。”

董宽笑道:“二位大哥,山寨距此也不下五十里,难道山上就没有女子享用么,何必来这么远,怪麻烦的。”

陈虎苦笑道:“不瞒兄弟啊,那山寨上是有女人,最近还来了俩大美人,我们兄弟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美人,其他的女人都是几位寨主的压寨夫人,我们可不敢去碰,那可是掉脑袋的,山上的女人都是寨主爷的。”

董宽故作惊讶道:“哦?山寨来了俩大美人,不知是哪位寨主这么幸运,有两个美人陪伴左右,也不枉此生呀。”

陈虎低声道:“这不清楚,这俩女子打扮利落,看上去一个三十左右,另一个却是二十上下,个个都是标致的大美人,是三寨主带回来的,回来的时候,就是酣睡不醒,面容憔悴,三寨主也确实够心狠,如此对待两位美人。”

董宽心中吃惊不小,暗想道:“照此看来,这二女的形象和年龄符合师伯和韩师姐,这个可恶的三寨主,必要他挫骨扬灰,我先留下纸条,沿途留下记号,先和这俩贼上山。”董宽笑道:“太好啦,小弟结识陈大哥和庞大哥,真是三生有幸,都有些迫不及待去见几位寨主了。”

陈虎笑道:“兄弟,说走咱就走,这就回米家寨。”董宽道:“小弟行李在楼上,容我去拿来。”陈虎挥手道:“快去拿,我们好赶路。”

准备好一切,董宽就下来和陈虎、庞九上路。途中董宽悉知,大寨主喜好字画,董宽在店房掌柜那买来唐代的字画,准备拉扯这位大当家。

三人骑上快马,不知不觉就来到了米家寨外,这山寨周围怪石嶙峋,地势的确易守难攻。山中间有口瀑布,在山外就能看得真真切切,瀑布水流湍急,倒也构成一道风景线。

“开山门!”陈虎高喊道。

山前的喽啰兵举目一看,笑呵呵的道:“哟,是陈大哥和庞大哥回来了。”又问道:“这位是?”庞九喊道:“这是倪达业倪兄弟,路上遇见的,人很仗义的,要加入我们山寨,就跟着一起来了。”喽啰喊道:“这就开山门。”

一进入山门,这里有道石岗,有二十名喽啰兵看守,看见陈虎和庞九回来,身后带着一名俊少年,少年身披灰布衣衫,手持一柄长剑。

有个头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陈虎道:“这位是倪达业倪兄弟,来加入山寨的。”头目笑道:“欢迎兄弟啊,但需卸下兵刃才可入内的。”

董宽十分的配合,递上了兵器。有俩喽啰兵上来搜身,发现除了包裹和一些银两,并无其它,这才允许他通行。

行走了一段路程,这有个寨门拦住去路,有五十名喽啰兵把手。正中间有一个黑大汉,看年龄三十多岁,身高有一丈挂零,头大如斗,虎体猿腰,一身青色衣衫,身后背着双刀,站在那里有股威风劲儿。董宽就知道,这就是六寨主‘双刀将’冯逵,看他神态严肃,确实有股军人气息。

冯逵喊道:“陈虎、庞九,你二人身后所立者何人?”陈虎忙道:“禀告六寨主,这位兄弟叫倪达业,我们是中途相识,为人很仗义,打算加入山寨,和我二人一道回来。”庞九低声提醒道:“倪兄弟,快见过六寨主。”

董宽躬身施礼道:“小弟见过六寨主,六寨主真是威风,有您把守山门,那真是一夫当关。”冯逵大笑道:“这兄弟真会说话,哈哈哈,本寨主看好你。”董宽笑道:“多谢六寨主赏识。”冯逵大笑道:“好兄弟,加入米家寨算对了,快进去见大寨主吧。”

三人过了寨门,行走了五六里地,董宽发现前方还有一道寨门,这里喽啰兵不下百人。为首有个光头大汉,身穿黑色衣衫,手里一条熟铜棍,身高丈二,浓眉大眼,双目赤红,董宽知道,这是五寨主‘火眼狼’汪仁。

汪仁喝道:“陈虎、庞九,谁允许你们带外人进入的?还不赶出去。”这位是性如烈火啊。

陈虎忙道:“五寨主莫怒恼,这位是倪达业倪兄弟,我们半路相遇,人很够义气,他想加入山寨,我们就带来见大寨主。”庞九忙道:“回禀五寨主,六寨主方才也查看了,小的们这才进来。”汪仁想了想,然后道:“那就带进去,听大寨主的发落。”

二人把董宽带到了大厅,董宽沿途看见,米家寨防守森严,大小头目把守各个路口,的确易守难攻。

进了大厅,这里面宽阔明亮,往上看去,石阶上八个虎皮椅子。正中间有一把虎皮椅,上面坐着一人,这人面如活蟹,粗眉大眼,鹰钩鼻子,阔口冽腮,身穿红布衣衫,外披着黑色斗篷,看年龄四十二三,这就是米家寨大寨主米长远。 在米长远的左边椅子上坐着一人,这人看起来文质彬彬,眼珠不停转动,年纪四十上下,手里把玩着铁球,就是二寨主司马横江。

“来人!把这小子拿下。”司马横江突然吩咐,两边上来四个喽啰兵,上来就要捆绑董宽。

董宽心里大惊,莫不成让对方看出什么端倪,自觉没有什么破绽啊。

陈虎和庞九更是吃惊,陈虎喊道:“且慢动手!二寨主啊,这位是倪达业倪兄弟,人很够朋友的,特来加入我们山寨,您不能直接就拿下人家啊,这样以后天下英雄谁还敢投奔米家寨呀。”

米长远点着头道:“二弟啊,陈虎之言也有理,投靠山寨,就以礼相待,你这不是待客之道。”

司马横江起身施礼道:“大哥,并非小弟不讲礼节,这少年来路可疑,看他眼神中暗藏杀机,试问来投奔山寨,怎么会带着杀气来,陈虎所言,这少年够朋友,依小弟看来,无非是请他二人吃顿酒菜,给了不少好处,你看这少年文质彬彬,丝毫没有怯意,此人眼中暗藏杀机,留他不得。”

话一出口,董宽仰头大笑。司马横江道:“臭小子,你笑什么,被本寨说中了,想掩盖事实么。”

董宽道:“人人都说司马寨主足智多谋,依我看碌碌之辈罢了,米家寨如此雄伟,山寨兄弟个个勇猛,四周陈列刀枪剑斧,旁人看见,都会有恐惧感,小弟自幼习武,会武之人无形中会激起杀气,这很自然啊,在下虽是文质彬彬,司马寨主又何尝不是,来米家寨做事,是想与大寨主共计大事,小弟在路上结识了陈大哥和庞大哥二位,以酒会友,我们成为兄弟,这才一道赶来山寨,二寨主只看其表,肆意妄加揣测,真让人寒心,这米家寨难容一人。”

这让司马横江有些词穷,一时间无言以对,脸色憋得通红。

米长远大笑道:“倪兄弟快人快语,真是性情中人,我二弟纯属玩笑之言,还望倪兄弟别往心里去,快请入座。”

董宽拱手笑道:“大寨主之言,这才合人心,多谢大寨主收留,小弟为了山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与诸位哥哥荣辱与共。”

米长远笑道:“痛快!陈虎、庞九,马上叫来各位寨主,来见倪兄弟,这倪兄弟绝非俗人,本寨让他坐第九把交椅。”

陈虎和庞九忙应了一声,急忙去准备。

司马横江走过来道:“倪兄弟,司马某人心直口快,言语冒犯,还请兄弟见谅!”董宽赶紧起身道:“二寨主您言重,小弟方才措辞严厉,还望您不要见怪呀。”司马横江道:“倪兄弟客气了,以后大家一起共事。”

董宽借机拿出买来的字画,言道:“大寨主,这是在下收藏的唐代字画,听闻大寨主喜好收藏名家字画,对古人的字画颇有钻研,在下今已效力山寨,恳请大寨主笑纳。”

再看米长远乐得眉开眼笑,看着董宽双手奉上字画,他急忙接过阅览。董宽偷眼观瞧,发现米长远目不转睛的欣赏着字画,口中还连连称赞。

米长远大笑道:“倪兄弟啊,如此珍贵的字画,哥哥我岂能夺人所爱,这是初唐的名家字画呀,还是兄弟你收着吧。”话是这么说,米长远却牢牢的抱着字画,生怕被谁给抢走。

董宽感觉好笑,暗想道:“分明喜欢的不得了,偏要装成大义凛然,活得这么虚伪,也不嫌累么。”口中笑道:“寨主哥哥哪的话,对欣赏名家字画,你是行家,在下哪里及得上寨主您,来了山寨,承蒙寨主不嫌,在下无以为报,字画还请大寨主收下。”

米长远开怀大笑道:“好兄弟,够意思,本寨恭敬不如从命了。”司马横江笑道:“倪兄弟初来赠予大寨主名家的字画,足见为人慷慨。”董宽笑道:“二寨主过奖,稍后酒宴,在下想去洗漱。”米长远忙道:“陈虎,你带着倪兄弟先下去歇息,酒宴还要等待一阵,即刻令人给九寨主打扫房间。”陈虎忙道:“小的领命。”

大厅里剩下米长远和司马横江,米长远捧着字画爱不释手,咧着嘴大笑。

司马横江的笑容逐渐消散,出言道:“大哥,倪达业此人可疑。”米长远皱了皱眉头,说道:“二弟啊,方才的芥蒂刚消散,你为何还怀疑倪兄弟。”司马横江道:“外面守把的弟兄暗告,倪达业进山寨探头探脑,别再是官军细作,不可不防。”米长远笑道:“二弟呀二弟,你多虑了。”

有喽啰给打扫了一间明亮的屋子,董宽喝了杯茶水,静静的思索着。如今混进了米家寨,下步要探访师伯与韩师姐是否落在此地。

这会儿庞九跑来禀告,笑呵呵的道:“倪兄弟,酒宴已备好,大寨主让我来请你过去,兄弟你真不是寻常人,初到山寨,深受大寨主重视,真了不起。”董宽笑道:“还是多亏了你和陈大哥,没有二位大哥牵引,如何能认得大寨主,小弟忘不掉庞大哥与陈大哥。”庞九大笑道:“好兄弟!”

来到大厅,董宽同米长远、司马横江打过招呼,米长远吩咐董宽落座,菜肴正一一奉上。看着诸多美味,董宽清楚这都是抢夺拦截得来的,不知损害多少无辜性命,董宽心里有气,表面很是从容。

“哎呀,小弟正在温柔乡。”人还未到,声音飘来,不一会儿这人走过来,看身高七尺六,面如姜黄,大粗眉,狮子眼,两撇黑胡须,身披一件黑色衣衫,这正是八寨主‘暗器妙手’何凌。这位为人极为好色,他刚从女人身上下来,身子还有些发虚,走路就能看得出来。

“嘿嘿嘿,八弟呀,你也太贪了,连续三天都在女人身上,小心你的暗器打不准,那可有损你的名声哦。”说话之人身材消瘦,一对细长的眼睛,穿着黑色衣衫,这正是七寨主邢大涛。

“山寨来了新人,能入大哥法眼的,想必不是泛泛之辈啊。”说话之人声音洪亮,大步走出来,这人身高九尺左右,面如冠玉,两道浓眉,一对虎眼,微微有些胡茬,身披蓝色衣衫,这就是四寨主‘铁锤太保’万里宝。

在场七位寨主,董宽心里发恨,这全不是什么好东西。先前上山寨,隐隐约约听见女子的哭泣声,还不止一两个,准是受尽了凌辱。

董宽这才发现,那个神秘的三寨主没有来,自始至终不见踪迹。还真是够神秘的,想到这里,董宽和几位寨主打上招呼。

得到唐代的字画,米长远异常喜爱,主动端起杯子来敬董宽。董宽心中恼怒忿恨,面上仍是从容,端起酒杯与米长远同饮三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