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铁血豪侠 > 第五章 平山灭寨

我的书架

第五章 平山灭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席间,刑大涛疑惑道:“咦,怎么没见三哥,他又去哪里了?”司马横江笑道:“估计是又去折磨那俩女子了,三弟和她们有深仇,这也难怪了。”

董宽听在心里,怒火燃烧,不管是不是师伯与韩师姐,无辜女子饱受折磨,董宽忿怒不已。但现在不是翻脸的时机,董宽压住怒火,脸上佯装淡笑。

董宽佯笑道:“小弟倪达业,初来山寨乍到,承蒙大寨主看得起,给在下第九把交椅,以后小弟为各位寨主哥哥马首是瞻,效力鞍前马后。”说罢,端起酒杯先干为敬。

米长远大笑道:“倪兄弟你客气了,加入米家山寨,咱们就是兄弟。”董宽笑道:“多谢大寨主赏识,小弟定当鞠躬尽瘁。”米长远大笑道:“倪兄弟够豪爽,今天本寨很高兴,今晚弟兄们要喝个尽兴。”

到了晚上,山寨点起火把,通光明亮。董宽和七个寨主饮酒说笑,听他们说劫得多少钱粮,掳来多少妇女,劫来多少金银细软,董宽是强忍怒火。

正喝着酒,董宽他捂着肚子直哼哼。汪仁便道:“倪兄弟,好端端的,怎么不舒服了?”董宽道:“五寨主,小弟可能要拉肚子,我先出去方便,各位兄长先喝着。”说着,慌忙跑出去。

米长远道:“怎么回事,倪兄弟怎么了?”汪仁笑道:“大哥,倪兄弟闹肚子了。”米长远笑道:“这是酒水吃多了,我们弟兄先喝着。”

且说董宽跑出来,看周围的喽啰兵都在饮酒。董宽绕到了后山,看见了陈虎和庞九二人,他们二人领队在站岗,并没有饮酒。

董宽拿出酒壶,上前笑道:“陈大哥、庞大哥,快来喝酒啊,特意给你二人拿的。”二人一听很高兴,陈虎又摇头道:“不行的,山寨有规矩,站岗不可饮酒的,大寨主会处罚。”

董宽道:“什么话,他们都在喝酒吃肉,你二人饮几口没大碍的。”二人闻言,看董宽专程拿来酒,急忙接过酒壶畅饮一番。

董宽好奇道:“真是奇怪,七位寨主我都看见了,就是没看见三寨主,还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

陈虎道:“肯定是在地牢啊,折磨那两个美人。”董宽笑道:“哈哈哈,谁不喜欢大美人,我还真想去看看美人芳容呢。”庞九道:“往前走五里地,往左拐就是山寨的地牢,那里很潮湿的。”

董宽笑道:“实不相瞒,小弟一者喜好武艺,二者喜欢美女,为了看一眼你们口中说的美人,小弟失陪。”说着,佯装兴奋的跑了过去。

陈虎和庞九仰头大笑,陈虎笑道:“看把倪兄弟给急的。”庞九笑道:“美人谁人不爱,可三寨主不能分享他。”

按照陈虎所述,董宽走出五里地,往左拐了大半圈,发现前方有三十名喽啰兵,手里拿着武器。

其中一个大喝道:“干什么的?”

为首的一个四十多岁的黑衣男子,都称他为张头,低喝道:“放肆,这是山寨的九寨主,你们没有酒喝,还没眼睛嘛。”吆喝的喽啰满脸赔笑道:“对不住九寨主,天色黑,小的没看清。”

董宽笑道:“无妨。”

张头笑道:“九寨主,你怎么不喝酒,来了这里?”董宽压低声音道:“我可听寨主哥哥说的,里面关着两位绝色美女,兄弟这心里很是好奇,总想一睹芳容。”张头低声道:“您是寨主身份,看一看倒是可以,只是三寨主性情古怪,不让任何人碰她们,几乎每天过来折磨她们,吩咐每天只给一顿饭吃。”

董宽心里怒火冲天,脸上笑道:“哈哈,三寨主辣手摧花,够狠心的。”张头低声道:“可不是嘛,据说其中一个和三寨主有仇。”董宽道:“我进去看一看,决不耽搁太久,不会连累诸位弟兄。”说着,递上一壶美酒。

张头眉开眼笑道:“九寨主人够义气,千万别耽搁太久,三寨主刚出去没多久,被他撞见喽,可就不好了。”

董宽暗想道:“我刚来,他刚去,算他幸运。”口中道:“少时就出来。”张头递上钥匙,董宽道谢往里走去。

一进地牢里面,顿感阴森异常,周围散发着冷气。还有六个喽啰把守,正在划拳解闷。

董宽笑道:“诸位弟兄辛苦。”六个喽啰知道这是山寨的第九把交椅,六人笑道:“九寨主好。”董宽笑道:“听几位寨主哥哥讲,这里关着俩美人,我是想一睹芳容。”

六名喽啰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道:“九寨主,看看可以,三寨主发话,禁止任何人碰她们。”董宽笑道:“这个自然。”

忽然,董宽双手快速挥动,早把六个喽啰穴道封住,出手之快,手法之准,让人惊叹不已,六个喽啰无力的躺下去。

董宽拿根火把继续往里走,这地牢不是太大,走到了尽头。董宽发现牢里躺着两个女子,衣衫脏旧,蓬头垢面,但也遮掩不住秀美的脸庞。

董宽拿起钥匙打开了牢门,近身上前观看,这二人正是铁女侠和韩星雨,她们昏迷不醒。

董宽又惊又怒,轻声呼唤道:“师伯、韩师姐!”

连着呼唤十几声,二人也不答应。董宽心下着急,用手探着脉搏,发现韩师姐还好些,师伯气息很弱。董宽拿出水壶,给二人各自灌了一些水喝。

少时,韩星雨慢慢醒转,朦朦胧胧看见人影是董宽,表情很是欢喜,她急切的道:“董师弟,快救师傅!快救师傅!”情绪一激动,人又晕了过去。

事到如今,董宽也顾不得危险了,必须马上解救师伯二人。董宽背着师伯,手里抱着韩师姐往出走。

刚走出地牢,张头等人瞧见,张头大惊道:“九寨主,你这是做什么?”

董宽随口道:“这俩女子交给我啦。”张头大怒道:“好小子,看来你和她们是一伙的,快把人留下。”说着,亮出钢刀,身后三十个喽啰兵也是如此。

董宽轻轻放下二女,纵身跳将过来,身法极快。抬腿就是一击,正中张头的软肋,张头发出一声惨叫,人飞出五丈,当场毙命。众喽啰兵皆是一愣,吓得急忙后退。

想起先前客栈留下纸条,董宽估计师傅和师姐也快到了,当即大喝道:“挡我者死,避我者生。”

突听一声锣响,杀来一队人马,亮起灯球火把,来的人不下三百,为首的正是大寨主米长远,身后跟着几位寨主。

米长远冷笑道:“倪兄弟,要走也不打个招呼,真不够义气。”

董宽冷笑道:“明人不做暗事,在下姓董名宽,可不是什么你大爷。”

司马横江走上前来,口中冷笑道:“本寨早觉得你可疑,有兄弟说你进山门时探头探脑,料是官军奸细,还和陈虎、庞九打听地牢,正好瓮中捉鳖,官府的奸细,你还不赶快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米长远怒道:“亏得本寨主拿你当兄弟,起初二弟怀疑你,本寨还不信,现在看来,你果然是细作。”

董宽心头一惊,责怪自己不够谨慎,到底江湖经验不太足,没看出其中的门道,还要连累师伯和师姐。

早有人押着陈虎、庞九,二人是五花大绑,被狠狠推跪在地。俩人颤颤巍巍的,不敢抬头看。

米长远大喊道:“这俩饭桶被你一顿酒菜迷惑,带着官军的奸细进入山寨,真是死不足惜。”说着,只听两声惨叫,陈虎和庞九双双毙命。米长远喊道:“谁敢出卖山寨,这就是榜样。”手中的金背砍山刀鲜血流淌,米长远面色愤怒。

事出突然,董宽心头大怒,陈虎和庞九虽然是贼,但和自己相处不错,董宽发现二人本质并不算坏。不管怎样,也是因自己而丧命,董宽有些同情。

当下恶向胆边生,董宽猛地一脚踹中一个喽啰兵,当即脑浆迸裂。董宽夺过手中钢刀,大喝道:“让你们三寨主出面,我有话说。”

“臭小子,你敢解救她二人,今天就让你暴毙当场。”说话之人身高八尺五寸,五官端正,微微有些胡须,身穿青色衣衫,腰里缠着流星锤,这就是神秘的三寨主。

看外表却是玉树临风,怎么也不像恶人,也难怪,坏人脸上不会刻着‘坏’字。这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内。

董宽大怒道:“混账匹夫,你可抛头露面啦,你怎敢对我师伯和师姐无礼,她们二人差点被你折磨致死,今晚就是你的大限。”

三寨主大怒道:“哼,原来你小子和她们是同门,难怪不惧艰险前来搭救,铁如欣杀了我大哥,老子没杀她,已经是仁慈,我就是要慢慢折磨她,到最后再杀了她,也好给我兄长报仇,铁如欣死有余辜。”

董宽灵光一闪,大怒道:“你的死鬼大哥莫不是叫什么黄迁么?”

三寨主恼怒道:“说话注意言辞,我是他的同胞兄弟黄迈,想不到你也知道事情,看来金晨语和你讲过喽。”

米长远惊讶道:“想不到你小子居然是金女侠的弟子。”

司马横江仰头冷笑道:“闻名江湖的铁女侠也有如此狼狈的时候,多少绿林人士惨遭毒手,她和金晨语依仗着武艺绝伦,到处屈杀绿林人士,有此下场实属罪有应得,金晨语那婆娘早晚必要给她扒皮抽筋。”

董宽厉声道:“司马匹夫,大爷第一个先杀你,我师父和师伯惩恶扬善,所杀之人都是欺男霸女、心肠歹毒的无耻人物,你敢辱骂家师,我就索你狗命,董大爷要血染米家寨。”董宽的眼神冰冷异常,令在场每一个人都打个寒颤,这眼神太可怕了,黄迈也是后退数步。

就见司马横江拍了拍巴掌,周围闪出五十名弓弩手,早已张弓搭箭。司马横江冷笑道:“你是金女侠的弟子,武艺自然非比寻常,本寨主岂会给你杀我的机会,莫说救人,连你的性命也要葬身此处,到时候拿着你的首级当诱饵,金晨语必定上钩,也好给我绿林人士除去一害,呵呵呵呵。”

“是哪个混蛋口出狂言,胆敢杀我徒弟啊,真大言不惭。”这道声音清脆悦耳,声音中柔中带刚,内劲十足,震得在场众人耳朵嗡嗡作响。全场大惊失色,武功浅薄的喽啰兵们感觉头晕眼花,一时间意识都有些恍惚。

半空中人影划过,动作优美敏捷,在人群周围急速转一圈。只听连声的惨叫发出,五十名弓弩手倒地毙命,每个人都大口喷血。此举吓傻了群贼,有不少喽啰兵吓尿了裤子,有一些胆小的直接晕了过去。

“什么人?”米长远大惊失色道。

群贼都闪目一看,面前来了两名女子。前面这位女子看年纪二十七八岁,身材适中,面容姣好,柳叶弯眉,一对美目十分有神,黑白分明,圆下颌,身披紫色长衫,气质威严。

后面这女子年纪也就二十上下,身材十分苗条,容貌秀美,显得典雅大方,身穿素衣,腰悬长剑。

来人正是金女侠和大弟子石月影,金女侠闪目看见昏迷的师姐,再看师姐脸色苍白如纸,精神极差,蓬头垢面,心中疼惜不已。

金女侠快步上前呼唤道:“师姐!您别吓我,快醒醒!”董宽低声道:“师傅!师伯虽然惨遭折磨,但尚有气息。”金女侠看了看韩星雨,这丫头也消瘦了不少,头发散乱,轻声道:“星雨丫头怎样?”

董宽道:“韩师姐无大碍,先前还行醒了一会儿,只因情绪激动,昏迷了过去,大师姐马上医治。”

号称‘妙手芙蓉’的石月影,本身会医术,平日里也看了很多医籍书卷,当下给师徒二人调治。

金女侠站起身,惊呼道:“你是黄迁?”又忙道:“不对,你是他同胞兄弟黄迈,听你兄长说过,他有个同胞兄弟,想必应该就是你了。”

黄迈冷声道:“没错,我就是黄迈,金晨语呀金晨语,当年我听说兄长很是深爱你,不知何故你们没有走到一起,你既然来了,就算上你一个。”

董宽大怒道:“又不说人话,你家兄长死有余辜,你哪知内情,当年师傅出走江湖,结识了黄迁,师傅喜欢令兄。不曾想师伯也认识了黄迁,深深爱上了你家兄长,师伯爱的深切,每每看见师傅和黄迁在一起同行,就伤心落泪。师傅为了成全她二人,令兄和我师伯很快就订婚,黄迁是伪君子一个,背着师伯,在外面和别的女子幽会鬼混,还经常逛妓院,由于师伯修炼拳法,规定一年后完婚,黄迁竟人面兽心,企图想对师伯无礼,下药迷晕了师伯,还带来青楼女子回家,刚巧师傅研究武学心法,来找师伯一同参考,看见这一幕,你兄长无耻,也要对我师傅无礼,师傅一怒之下杀了黄迁,皆因你那卑鄙的兄长,师伯和师傅矛盾重重,黄迁死不足惜。”

黄迈摇着头道:“不可能,有人说是铁如欣亲手杀我兄长的,我要折磨她,然后再杀了她。”

金女侠道:“那是因为黄迁死在师姐的屋中,有人误以为是师姐杀害他的,其实是我杀的,你若想报仇,大可来找我,何必为难师姐,你是怎么抓到她的,凭武功而言,三十个你也奈何不得。”

黄迈咬着牙说道:“当年我拜师学艺,兄长来了书信,说是再有大半年就完婚,我很高兴,就提前下山。谁料我下山以后,听到了兄长的死讯,还死在未来的嫂子手中,铁如欣也不见了踪影,我就料定铁如欣毁约,一气之下杀了兄长。这些年你们师姐妹早名震江湖,知道她武功绝顶,我就暗里查询铁如欣住处,可一直没有收获。就在一个多月前,我带人下山劫粮,无意间看见了她们师徒,铁如欣当时精神恍惚,把我当成兄长,我在水里下了迷魂药,足足下了五包,将她们师徒二人麻翻。本打算杀死铁如欣的,可这也太便宜了她,我就想慢慢的折磨她,兄长因她而死,我要她十倍来奉还。”

听他解释完,金女侠喝道:“你心真狠毒,星雨丫头是无辜的,你为何还要折磨她。”

黄迈惨笑道:“谁让她是铁如欣的弟子,只要和铁如欣有关的人,我一个也不放过,怪只怪她是铁如欣的弟子,每天给她一顿饭,我已经仁至义尽了,至于铁如欣嘛,每天可就是一碗稀饭哦。”

金女侠大怒道:“你还不知悔改么?”黄迈怒道:“我为兄报仇,我有何过错。”金女侠气愤道:“你兄长所作所为,不值得你报仇,不要执迷不悟,回头是岸。”

米长远大叫道:“黄大哥昔日对我有恩,却惨死你手,本寨不管你金女侠三头六臂,米家寨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董宽起身道:“师傅,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这帮混蛋一丘之貉,山寨里抓来不少女子,物以类聚,没一个好饼,今天弟子就除掉米家寨。”

石月影摘下佩剑,扔过来给董宽手中,口中道:“师弟,不必手下留情。”

董宽大喝道:“司马匹夫,大爷言出必行,说先宰你就先杀你。”

只看手中长剑变化招式,一道霸道无比的剑气席卷过来,司马横江吓得七魂出窍。有三个喽啰兵挡在前方,只听一声暴喝响,剑气穿胸而过,三个喽啰兵以及司马横江全部毙命。这一招正是流星剑法里的‘流星赶月’的一招,讲究快、狠、准,司马横江瞪大双目,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啊!杀我兄弟,要你偿命。”汪仁抡动熟铜棍打来,冯逵晃动双刀也来助战。

汪仁棍法大开大合,董宽出手更快,反手一剑刺向汪仁咽喉,汪仁吓得冷汗直流,不想对方剑法如此快。董宽左腿横扫冯逵下面,冯逵急忙跳起身,举起双刀猛劈董宽两肩。哪知这是虚招,董宽迅速换腿,右腿正踹在冯逵手腕上,冯逵吃痛,早扔了右手刀,左手刀连挥五下,均被董宽轻松闪过。

与此同时,董宽一拳袭向汪仁心口,汪仁撤棍格挡,这一拳正打在棍杆上,汪仁感觉虎口发麻。心惊道:“不可思议,我这熟铜棍重五十八斤,这小子拳头比铁还硬啊,力气比我还要大。”

董宽纵身跃起,一剑劈向冯逵头顶门,突然一条流星锤快速袭来,直奔董宽面门,董宽迅速变招,用长剑侧击锤身,将流星锤击到一边。

出手之人正是三寨主黄迈,大怒道:“休要猖狂,我来领教。”

汪仁拎棍从后方袭来,熟铜棍横扫董宽后腰。董宽出手迅速,竟一把抓住棍身,汪仁施展平生力气没夺下来,气得大叫一声,猛一把抱住董宽后身。

“好机会!”冯逵大喜道。

他抡着单刀直劈董宽胸膛,董宽大吼一声,一把将汪仁抡起,冯逵这刀也到了,正好劈在汪仁前胸,直接来个大开膛,鲜血涌流而出。

所有人皆是一惊,董宽抬脚正踹在冯逵胸膛,这一脚可谓力贯千斤,夹杂着深厚内力,冯逵口中血柱喷出,铁刀也扔了出去,正巧扎在一个喽啰兵身上。倒地的冯逵手刨脚蹬,早已断了气息,胸膛整个凹了下去。

“我的天啊,快跑!”七寨主邢大涛武功不高,吓得惊慌失措。“啊!”紧接着他口中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流星锤打在了他的脸颊上。

黄迈冷声道:“动摇众心者杀无赦,我看还有谁敢逃跑。”有一些准备逃跑的喽啰兵直接停住脚步,都畏惧这位三寨主。

石月影在一旁施救着,金女侠护身,看见徒弟大胜,恐他初次临敌有危险。当即喊道:“阿宽退后,保护你师伯等人安全,剩下的交给师傅。”董宽撤身回来,嘱咐道:“师傅您小心。”

金女侠点头道:“为师会小心的。”

“看招!”有人大喝一声,金女侠手疾眼快,双指齐出接到一支飞镖,这正是八寨主何凌的手笔。

金女侠大怒,柳眉一挑,娇喝道:“还给你。”飞镖甩手扔出,出手又疾又快,打得太精准啦。何凌可躲不开,这一支飞镖正中哽嗓,何凌再也感觉不到疼痛,闭上了眼睛。

八大寨主一眨眼没了五个,米长远、万里宝、黄迈各自出招,米长远抡起六十五斤的金背砍山刀猛劈金女侠的头顶心,万里宝双锤一碰,从身后狠狠砸来,黄迈挥起流星锤叩向咽喉。

三大寨主同时动手,来势可谓迅猛,金女侠却丝毫不慌张,抬起后脚正踹在万里宝锤杆上,‘嘎巴’一声响,锤杆子正被踹断。这可是镔铁打造的,群贼吓得惊呼出声。

万里宝就是一愣,他忘记了这是打仗,金女侠招中带招,横扫一脚将万里宝头颅踢碎。说时迟那时快,金女侠抬手一拳挥出,正击在米长远刀身上,金背砍山刀折为两段。再看米长远前心被击穿,已然活不成。

黄迈的流星锤刚到,金女侠抬掌迎接,锤链子应声而断,滚落在地,吓得黄迈三魂出窍。

金女侠轻声道:“看在与你兄长昔日相识的份上,我不杀你,以后你好自为之,切记。”

喽啰兵是树倒猢狲散,一个个撒脚如飞,恨爹娘少生两条腿。鸟无头不飞,大寨主和二寨主等人都丧命,留在这里也是无济于事,众喽啰如漏网之鱼的往出逃脱。

黄迈哪里甘心,这家伙懊悔没有早杀了铁如欣,招了这么大祸端,米家寨算完了。想到了这里,黄迈从怀中拿出一把小刀,正好金女侠背对着他,正在看铁女侠的状况。

黄迈眼珠一转,大喊道:“多谢金女侠留情。”金女侠听他如此讲话,刚转身回头,黄迈的刀子早已扔了过来。

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道灰影闪出,用手中剑打落了小刀。直接将长剑抛掷而出,这把剑力道强悍,剑锋穿过黄迈的胸膛,扎到了后面的大树上。

石月影惊呼一声,看见师傅平安无事,心里很开心。金女侠方才未加防备,以为自己命丧此地,晃过神情一看,出手之人正是徒弟董宽。

这一招正是‘流星追日’的剑术,先前董宽就提防着黄迈,董宽看师傅平安无事,开口道:“师傅,这家伙外善内恶,他连七寨主邢大涛都能杀,没有他做不出来的,师傅答应过放他,但弟子为了后患,只好杀了他。”

金女侠过来拉住徒弟的手,轻声道:“好孩子,为师得你救命。”董宽笑着道:“弟子说过,一定会保护师傅和师姐们的,说话算话。”看着眼前的弟子,金女侠内心温暖,有这样的徒弟,自己也是三生有幸。

师徒三人搜遍山寨,发现山寨内有十九个被抓来的姑娘,询问下得知,都是附近百姓家的姑娘。她们中有的来山寨一年多,有的来五个月左右,期间被米长远等人祸害了不少女子,期间还有很多女子不堪耻辱,已经跳崖而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