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铁血豪侠 > 第六章 还灵草药

我的书架

第六章 还灵草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见石月影拿着俩火把,董宽笑道:“大师姐,你是想占山为王么。”石月影娇笑道:“刚才医治师伯和韩师妹,你和师傅力拼群贼,我没有帮上忙,来了也不能白来,放火烧山的事儿,就让师姐来做吧。”

董宽哈哈大笑,心想这师姐也太有意思了,金女侠听了微微一笑。师徒三人带着铁女侠师徒以及十九个女子下山。石月影一把火烧了整个米家山寨,据说大火着了足足两天两夜。

众人留住了客店一宿,点了许多饭菜。

次日天明,由董宽和金女侠把十九个女子各自送回她们家中。百姓们见到女儿回来,大喜过望,这些女子见到家人失声痛哭,师徒二人悄然离去。

将铁女侠师徒带回清心院,石月影每天细心医治,金女侠从旁照料,连续三天,韩星雨渐渐醒转,气色恢复了不少。

看见眼前的众人,韩星雨内心划过一股温馨之感,登时痛哭,泪如雨下。金女侠抱着她,好言安慰着,石月影详细说出经过。

韩星雨起身下床跪倒在地,说道:“弟子承蒙师叔等人相救。”说着,给众人连磕六个响头。,早被金女侠拉起。

冷玉梅道:“你以后要尊重我师傅,不可言语冒犯。”金女侠摇摇头道:“玉梅,星雨丫头刚刚好转,少说几句。”韩星雨道:“冷师妹说的是,弟子再也不会对师叔傲慢了。”

谭婉玲掐着腰道:“韩师姐记住你说的话噢。”韩星雨低着头,俏脸通红。董宽皱着眉头道:“大家别责怪韩师姐啦,师伯状况异常常啊。”

韩星雨看见师傅还在床上躺着,双目紧闭,面如白纸,毫无血色。她跌跌撞撞跑过来大哭道:“师傅啊,您怎么了,别吓弟子啊。”众人心情都不好受,石月影拉起韩星雨,轻声道:“韩师妹别太伤心,师伯目前没有生命危险,体质非常虚弱,还好她功力深厚,能扛住下来。”韩星雨哭成泪人,嘴里不停地呼唤着师傅。

大厅内,石月影道:“当年太师傅传下两大药物,一为清香灵芝粉,可治疗刀剑创伤;二位五补玉花丸,可治疗内伤。目下师伯症状是昏迷不醒,精神深受损害,虽无生命危险,但有可能长眠不醒,我等虽运功医治,只能保她心脉稳定而已,也算转危为安,师伯她饱受近一个月折磨,气血不足,现下我是无法医治过来。”

韩星雨跪在石月影身前,焦急道:“石师姐!一定要治好我师傅,星雨恳求你。”石月影拉起韩星雨,轻声道:“韩师妹勿急,我虽医治不好,但也不是没办法。”韩星雨神情一喜,忙道:“只要师傅她能好过来,让我做什么都行。” 冷玉梅劝道:“韩师姐不要太着急了,办法总是有的。”

韩星雨看着冷玉梅,这些年她二人就是不睦,见面就是吵嘴打架。如今听她叫自己一声韩师姐,还关心自己,才知道冷玉梅只是外冷内热,心里一切不满都释怀了。

拉着冷玉梅的手,韩星雨哭着道:“冷师妹谢谢你!”冷玉梅笑道:“韩师姐你别伤心!我们是同门师姐妹,理应相互帮助。”

打这以后,冷韩二女从未犯过口角,彼此更没动过手,更是尊重对方,情感十分好。

石月影道:“江湖能人异士何止一二,我数年来细心研究医学典籍,也了解过江湖的医术之士,师伯这种症状,需要还灵草这种药物医治不可。”

“大师姐,什么是还灵草?”谭婉玲好奇问道。

韩星雨道:“这名字好怪,但又感觉很奇特,哪里有这种草药呢。”

喝了一口茶水,石月影起身道:“这还灵草是物以稀为贵,据传这草药能清神解疲劳,对于失忆症状很有效,可缓解人神经,正好可以医治师伯,据我了解得知,岭南的宝真观就有此草药,如若医治好师伯,一定要赶往岭南宝真观。” 董宽笑道:“太妙了,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动身前往。”

石月影忙道:“师弟且慢,此去岭南千山万水,更重要的是,据说这宝真观的一元道人性情古怪,从不和外人打交道,索要还灵草,中间少不得一番麻烦,万不可与其发生冲突,一元道人是世外高人,万不得已不可得罪。”

董宽道:“我们去拿还灵草救人,又不是与道长动干戈。”韩星雨很是欢喜道:“太好了,我也要去岭南,给师傅取药。”石月影道:“韩师妹不可,你身体尚是虚弱,精神状态不佳,不利于远行,在家等候即可。”

金女侠道:“但凡一线生机,我们都不能错过,月影有医术在身,星雨丫头身体刚好,不宜久动,米家寨刚破,提放来人报复,依我看,此行阿宽、玉梅、婉玲前往,不要和一元道长动武,诚心以待,拿到还灵草立即返回。”

次日辰时,董宽三人准备完毕,带好足够盘缠和水壶,起身离开清心院,骑快马上大道而行,目标直指岭南。

不知不觉,师姐弟三人到了荆州地界,这里真是热闹非凡,这里美食丰盛,吸引四面八方的人物。街头上有不少打把卖艺的,引路人纷纷围观,来来往往的商贩也不在少数,到底是荆州古城。

荆州美食中,鱼糕很出名,在战国时期,楚国就定都于此,楚人多喜食鱼,京都鱼肴也就极为丰富了。相传,一家鱼馆生意相当不错,老板专有养鱼池,后来生意淡下来,池中鲜鱼死了不少,店掌柜一时舍不得丢掉,干脆捞出来去刺。冲净污渍剁成肉泥,加豆腐等材料做糕,再洒上美酒去腥,放入笼清蒸,蒸熟以后,一股鱼香味道传遍,鱼糕也由此而来。

看见不远处有家客栈,食客可不少,谭婉玲道:“肚子早饿了,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这里的美食可不少。”

冷玉梅娇笑道:“原来三师妹肚子唱空城计了,你要少吃点噢,吃多会胖的哟,到时候嫁不出去的。”

谭婉玲一跺脚,撒娇道:“二师姐!你欺负人家,我不理你了,回去告诉师傅。”说着,故意把脑瓜转到一边,嘟着小嘴,表情很是可爱。冷玉梅笑道:“三师妹别生气,师姐错了。”自己这师妹故作生气,冷玉梅也看得出,但她比自己小一岁,为人可爱,冷玉梅很是疼惜她。

董宽笑道:“好了三师姐,再吵上一会儿,肚子会更饿的,我们去吃特色美食,难得来一次荆州,可不能错过。”

谭婉玲仍是不听,也不理会。董宽眼珠一转道:“二师姐啊,听说这里的鱼糕很好吃的,我们去品尝一下吧。”冷玉梅笑道:“好啊,咱们去吃鱼糕喽。”二人牵着马往前走去。

谭婉玲急忙道:“唉!二师姐、小师弟,你们等等我。”牵着马也跟上来,董宽笑道:“三师姐,你还吃什么啊。”谭婉玲一愣,说道:“当然吃饭了。”董宽笑道:“都气饱了吧。”谭婉玲娇嗔道:“师弟你也欺负我啊,讨打。”董宽急忙道:“小弟不敢了,师姐莫生气。”惹得冷玉梅、谭婉玲不住发笑,三人拴好马匹,有说有笑的往里走。

天气炎热无比,三人乘马进入树林中乘凉,拿着水壶饮水。谭婉玲最开心,平时外出都是和师傅一起,还有些拘束,现下是跟随师姐弟,没有太多拘束,姑娘在林中蹦蹦跳跳,尽显小女儿态。

谭婉玲跑了一段路程,坐在树下喝水,看见一块白色物体,距离自己有一丈远,谭婉玲站起身,自言自语道:“这是什么东西呀。”

她用脚踢了踢旁边的沙土堆,里面露出一堆白骨,饶是谭婉玲武功过人,胆气十足,可也吓得不轻,惊慌道:“啊呀!”

正在喝水聊天的董宽和冷玉梅皆是一惊,冷玉梅亮出长剑,大呼道:“三师妹你别怕!二师姐来了。”董宽喊道:“三师姐莫慌。”

师姐弟提着长剑奔声源方位赶过来,看见谭婉玲吓得坐在地上,脸色惨白。还用手指着一堆白东西,口中道:“有鬼啊,有鬼!有鬼呀。”

冷玉梅上前抱起师妹,谭婉玲搂住师姐身躯,哭着喊道:“二师姐,好吓人啊。”董宽跳跃过来,用剑鞘挑了几下,惊声道:“是人骨头,而且还是小孩子的。”玉梅姑娘柳眉倒竖,低喝道:“是谁这么心肠歹毒,连小孩子都伤害。”

再仔细一看,董宽发现有几块烤焦的肉,心头一紧,骂道:“狗畜生。”

冷玉梅平时看师弟性情温和,从来不吐骂脏字,看他满面杀气,遂问道:“师弟,有什么发现么?”董宽叹气道:“真是造孽,不知哪个畜生吃了小孩儿的肉,还活生生的烤了吃,手段残忍无比,心肠万分歹毒。”冷玉梅惊慌道:“有这种事儿,江湖虽说三教九流,但再怎么险恶,也不至于吃小孩儿肉啊。”

谭婉玲怒喝道:“可恶,本姑娘若是撞见行凶者,一定砸碎他的头颅。”董宽低声道:“看这些白骨,死亡时间在半月之内,料想凶手仍在附近。”冷玉梅道:“先把这些白骨入土为安,随后在找凶手不迟。”谭婉玲大怒道:“可恨,凶手必遭天谴。”

董宽道:“如所料不错,这些孩童白骨,应该就是附近住户的孩子,他们准是出来玩耍,惨遭歹人毒手。”说这话的时候,董宽眼角含着泪水,自己从小是孤儿,很羡慕父母双亲陪伴的孩子,看到这些孩童白骨,董宽想起自己的父母。可怜这些孩子,还有很多美好时光,却到此终结。

董宽气得火冒三丈,势必要找出凶手,也好给孩子们雪恨报仇,告慰死者在天之灵。

大约一炷香时间,冷玉梅走回来,开口道:“这方圆三十里,只有一个典家村,这些孩子应该就是典家村的。”

谭婉玲柳眉一挑,说道:“师姐、师弟,我们前往典家村,凶手必定还会出现,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何怪物,如此穷凶极恶,便是十殿阎王,我也要卸他每人一条胳膊。”姑娘手中长剑寒光闪闪,杀气腾腾。

寻思一会儿,董宽道:“我们乔装打扮再去,收起手中的兵器,且不可惊扰村民。”冷玉梅道:“师弟之言甚善,我们藏好随身包裹和利刃。”

师姐弟三人换好衣装,一副路人打扮,转瞬来到典家村外。这村子能有六十多户人家,却看不见人员出入,站在村外看,家家紧闭大门,显得安静异常。三人料想,准是担心自家孩子深受其害,都足不出户,更确定遇害者是典家村的。

三人走进村里,里面过于安静,根本看不见一人。三人都身怀绝艺,听觉自然灵敏,尽管大门紧闭,但还是听见哭泣声,不止一人在哭,哭得很凄凉,三人心里不好受,看这家房子不小,董宽上前叩门。

“谁?”有人惊呼道,声音中带着深深的恐惧感。

董宽道:“我们一行三人赶路,壶中水用完了,现在口渴难耐,特来讨些水喝,还请主家行个方便。”就听有人喊道:“开门,是人,不是鬼,快开门。” 听见这些话,董宽有些好笑,哪里有什么鬼啊。大门被人给推开,这是一个仆人打扮,身上穿着白服。这人看了看董宽三人,男的俊女的俏,不像什么邪恶之流,忙道:“哟,三位里面请吧。”说着,迅速闭上大门。

进入里面,三人才发现,里面到处挂白,哭声一片,仆人说道:“我家小少爷刚刚过世,老爷和夫人在灵堂。”

谭婉玲问道:“这位大哥,你家小少爷年纪不大,如何病逝的?”

仆人唉声叹气,神色有些惶恐,低声道:“不是什么病症,小少爷身体很健康,他是......他是被恶鬼杀害了,真的是太......太凄惨了。”

董宽道:“这说的有些荒谬。”仆人一跺脚道:“你看看,我说你也不信,的确有鬼啊,典家村近日屡屡闹鬼,有不少孩子被恶鬼带去,都没了性命啊。”冷玉梅道:“你家小少爷离世多久啦?”仆人叹了口气道:“前天刚刚故去,这恶鬼缠上了典家村,村里都走了十多户了,昔日我家老爷原本在城里居住,听说典家村风景不错,五年前就搬了过来,原本一直平安无事,可近些日子,典家村倒霉,开始闹鬼了。”

“丁二,是客人来了吧,请进来吧。”一道声音响起,声音有些沙哑,夹杂着痛心之感。

仆人也就是丁二,忙道:“三位,快进去见老爷吧,喝完水马上走,典家村闹鬼,别深受其害,切记。”

师姐弟三人大步进来,被请进后堂。上面坐着一对四旬上下的夫妇,这就是丁员外和丁夫人。夫妇俩泪水不停,用手帕擦着泪水,旁边有两名丫鬟站立着。

董宽拱手道:“丁员外、丁夫人,我们一行三人路过此地,水壶用完,口渴难耐,进来讨杯水喝,不想令郎离世,多有打扰,还请谅解。”

丁员外道:“三位请坐。”又吩咐丫鬟端茶。

丁夫人哭着道:“可怜越儿,他才九岁啊,这些恶鬼怎么不杀我,偏偏对越儿下手。”董宽道:“员外、夫人,这朗朗乾坤,哪里来的鬼魂,必是人所为,只是手段残忍。”

丁员外忙道:“小兄弟,真有鬼,一会儿喝完茶水,你们就马上离开此地,典家村不太平啊。”

董宽不以为然道:“哪有什么鬼,依在下看,最大的鬼就是人,既然您口口声声说有鬼,我这人好奇,还真想看看究竟。

听董宽言语,丁员外很好奇,忙问道:“怎地,小兄弟莫非会抓鬼?”丁夫人也说道:“小兄弟如果真会抓鬼,那全村人都会感谢大恩大德,村里已经有十几个孩童被恶鬼吃掉,如能抓到恶鬼,我丁家愿意平分家产。”

丁员外道:“夫人之言也是我的意愿,恳请小兄弟帮忙啊。”丁夫人道:“帮帮我们吧,早日找到恶鬼,还典家村一个祥和,这里人每天提心吊胆的,真是造孽。”

这夫妻二人一口一个鬼,董宽心里有些好笑,这夫妻二人过于迷信。

董宽自思道:“只管解释,丁员外夫妇肯定不听,只好编造下谎言。口中却道:“实不相瞒,在下略懂治鬼之法,但您二位怎就知道这是恶鬼所为呢?”

丁员外唉声叹气道:“小兄弟,实不相瞒啊,本村闹鬼已经快一个月了,经常有小孩子被带走,说来也怪,恶鬼专门杀小孩,我家越儿和小伙伴玩耍,天色渐暗,我就令人去找越儿,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最后在二十里外的山谷发现了越儿,除了他身上的衣物,旁边只剩下几根白骨,死的太惨了。”丁员外大哭,丁夫人也哭了起来。

董宽心道:“真是岂有此理,这根本就是人力所为,只不过手段毒辣,每每都近夜里行动抓人,让大家误以为是鬼魂所为。”

董宽起身道:“原来如此,抓鬼的事情,包在我们三人身上。”丁员外夫妇看了看三人,有些不太相信。

董宽微微点头,轻喝道:“起!”

就见桌子上的茶杯起来半丈高,屋里人全都吓了一跳,丁员外夫妇吓得抱在一起。

董宽又喊道:“落!”茶杯平稳落下,茶水一点也没洒出来。

丁员外夫妇大呼好本领,他们哪里知道,这是董宽运用内力,使的是劈风掌法里的‘顺风使帆’的一招,可以隔空让物品起落。

丁员外喜道:“马上去通知罗大爷,村里有希望了,孩子们有救了。”

师姐弟三人祭拜了丁越,师姐弟三人很伤感。

丁员外去迎接罗大爷等人,这个罗大爷今年六十七岁,是典家村的管事人,村中大事小情都归他负责。

屋里没有其他人,谭婉玲道:“师弟,你几时会抓鬼,我怎么不知道,连师父也不会这功夫啊。”冷玉梅微笑道:“三师妹,哪有什么鬼啊,师弟若不顺着他们话语说,咱们怎能留下呢,师弟想要抓住凶手,还给大家一个真相。”

董宽称赞道:“知我者二师姐也,刚才我左思右想,凶手很会玩障眼法,经常夜里出没,造成闹鬼的假象,还总是屠杀小孩子,村里闹得鸡犬不宁,江湖人物何其多,吃人的事虽不多见,但确有其事,你们还记得我是如何拜师的么。” 谭婉玲点头道:“当年你遇到危险,差点被塞北双怪吃掉,是师傅出手解救了你,击杀了作恶多端的双怪。”董宽拍着手掌道:“对!我料想凶手手法和塞北双怪有几分相似,让我想起了师傅所说的一些人物,他们最有嫌疑。”

谭婉玲急忙道:“都是谁?”

坐在椅子上,董宽平静的说道:“妖魔鬼怪!准是他们无疑,这些家伙行事风格另类,手段毒辣异常,江湖人物心怀恐惧,并且个个武艺高强。”

这让冷玉梅和谭婉玲陷入深思,二女灵光一闪,想起了师傅所说过的,江湖上有妖魔鬼怪四大势力。

怪指的就是那塞北双怪,古文中和景文阳二人。

魔则指西北川蜀四大魔,分别是:闹天魔海玄、霸天魔凌淼、翻天魔达润、定天魔李茳。

鬼指的是西域五鬼,分别是:嗜血鬼鲁米亚、恶魔鬼克萨勃、钢铁鬼扎仑、丑鬼弥根、绝命鬼普叡五位。

妖指的是梅岭三妖,两男一女组成,都有:美人妖葛丽萍、大力妖蓝猛、追风妖邢智。

这妖魔鬼怪都是武艺高强之辈,可手段多是下三流,很让武林人士忌惮。经常神出鬼没。

“谁能抓住鬼?老朽要看看。”说着话进来一个老者,这人就是罗大爷。

这老者看着很面熟,董宽惊呼道:“哎呀老人家,原来是您啊。”罗大爷细细打量董宽,好半天才欢喜道:“小伙子是你啊,没想到咱爷俩还能遇到。”董宽笑道:“可不是嘛,没想到还能遇见您老,您老体格还不错。”一老一少高高兴兴的抱在一起,村民们以及冷谭二女都疑惑不解。

原来,罗大爷就是当年董宽仗义出手解救的那位老者。五年时间过去了,董宽人也更加精神了,个头也高了不少,罗大爷一时未认出来。老少喜相逢,彼此非常开心。

罗大爷笑道:“当年我去潞州看望一个老伙计,好孩子呀,当年的你小小年纪,路见不平,把我老头子救出来,我直接去报官,好不容易见到县老爷,我和衙役们赶到现场,发现没有一个人在,我还担心你出事,自责到现在,今天看你平安无事,我可放心了,一切都好吧?真不错,还娶了俩漂亮媳妇。”

话一出口,董宽脸蛋通红,冷玉梅和谭婉玲面红耳赤,都很尴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