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铁血豪侠 > 第十一章 虚实迷境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虚实迷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值得高兴的是,铁女侠要收云姑娘为关门弟子,她打内心里喜欢云水清这丫头。

自从恩师慧芸师太在三年前病逝,云姑娘心里总是怀念师傅,若师傅尚在,自己武艺修为会更精湛。如今铁女侠收自己为徒,云姑娘惊喜万分,当即跪拜了师傅,云家庄上下都很高兴。

云广平梁红夫妇最高兴,女儿能在铁女侠身边学艺,自身安危有了保障,还能学到上乘武学。可谓一举两得,夫妻二人由衷感谢铁女侠。

云姑娘微笑道:“这回要称呼阿宽师哥了。”董宽笑道:“清姐,你我还是以往昔称呼。”

婉玲姑娘娇笑道:“对呀,清姐姐比师弟年长,这是改变不了的噢。”星雨姑娘笑言道:“谭师妹!你的意思是清妹显老么。”婉玲姑娘连忙摇头道:“才不是,韩师姐你冤枉人家。”又笑道:“这样说来,师姐你比我和清姐年长,会更快衰老。”

众人闻言大笑不止。

大家有说有笑的谈论着,忽听外面脚步声急促。两个庄客带着一个浑身是血的青年人进来,所有人都是一惊。

云二庄主认得,这是河北镇远镖局的镖师崔翔。

其中的一个庄客道:“回禀二位庄主,大门外发现了崔兄弟,他已经变成这个样子。”

众人全都起身,云二庄主忙问:“崔老弟,你这是为何?”

崔翔看着众人,忽放声大哭,口中哭喊道:“完了,全都完了。”云大庄主惊慌道:“难道说......”他没敢往下继续说。崔翔哭喊道:“各位!各路来帮忙的好朋友全都完了,我们镖头惨死当场啊。”

众人听了如同五雷轰顶,两位庄主身躯一颤,险些摔倒,幸得董宽和玉梅姑娘分别搀扶。这些人大多是与二位庄主是老朋友,如今噩耗传来,二位庄主失声痛哭,众人心里都难过不已。

董宽道:“朋友,究竟发生了什么,详细说来。”崔翔哭着道:“昨日我等陆续告辞离开,大家东西南北都有,谁料想在云家庄五十里外,我们遭到不明人物袭击。大家一场浴血奋战,无奈这些人武功精湛,都是心狠手辣之辈,对方还有弓弩阵,我等遭受突袭,人都死光了。在下也是挨了三刀,昏了过去,等我醒来后,发现周围全是尸体,都是自己人的,在下好不容易爬到了云家庄。”

云二庄主哭着道:“只因给我云家帮阵,导致诸多朋友遭此浩劫,皆因我之过呀。”言罢,猛地用头撞击石柱。

正好董宽搀扶二庄主,急忙劝道:“二伯父不可这样,世事茫茫难自料,只怪敌人太过歹毒,我们眼下要去收回死难者尸骨。”云姑娘泪如雨下,夫人梁红上前哭喊道:“平哥,你千万不要摧残自身。”

金女侠伤感道:“这必是青霄门暗下所为,让人防不胜防。”

铁女侠劝道:“二位庄主,先收起悲伤,寻回死难者尸骨。阿宽说得在理,当下应马上通知各大镖局的亲属。”

云姑娘想起各位叔伯因自己遭难,怒中火燃烧,粉拳握得咯咯发响。但方寸未乱,令人带下崔翔,找好的郎中给医治。月影姑娘给他服清香灵芝粉,这是师门专治兵器创伤的妙药。

云姑娘让母亲留下劝解大伯、父亲。当即分配人员数前去赶往出事地点,自己和董宽一组。金女侠和铁女侠一组。玉梅姑娘和星雨姑娘一组。月影姑娘和婉玲姑娘一组。云海明和云海鹏一组。分别赶往不同的方向,几路人马各自带着二十名庄客前往。不得不说,云姑娘临危不乱,指挥有度。

隔着数里,空气中充满浓浓的血腥味,董宽和云姑娘带着人朝着东方赶来,这是烽火镖局的返回道路。

山谷里横七竖八都是尸体,皆是烽火镖局的人马,大多是中了暗箭,又被乱刀砍死,连马匹也未能幸免。董宽等人心里又气又悲,云姑娘泪如雨下,董宽听觉超乎常人,直接进入草丛,他早听见有人呻吟,进来一看,正是烽火镖局的镖头董大山。只见他满身都是鲜血,这些时日相处,董宽发现,这个和自己同姓的镖头人很豪爽,董宽急忙过来扶起他。

董大山气息微弱,开口道:“他们这些......这些家伙,简直是......是灭绝人性。”董宽轻声问道:“董镖头,这都是青霄门所为么?”董大山听后微微点头,董宽道:“我先给你疗伤。”

扶着董大山,董宽先拿出清香灵芝粉,要先止血。正要揭开瓶盖,董宽眉头就是一皱,一股不祥的预感从心头产生。

可了不得啦,就看面前的董大山眼露寒光,衣袖里一把刀子弹出,直接刺向董宽的心口窝。事出突然,董宽急忙躲闪,刀子正扎在左肩上,登时鲜血流出。董宽稳住心神,手臂晃动,一招‘云淡风轻’打出来。正拍在对方胸膛上,董大山一声惨叫,身子飞出四丈远,已然气绝身亡。董宽赶紧封住穴道止血,洒出清香灵芝粉,治疗肩头刀伤,鲜血已经止住。

“阿宽!”云姑娘正在带人处理尸体,忽听草丛里发出一声惨叫,满心担忧,飞身形跳过来瞧看,有两个离得近的庄客也跑过来。

看见董宽肩头带伤,董大山毙命在旁,颇为惊讶。董宽回头道:“清姐我没事儿,快看看这个董镖头是何许人物,他肯定不是真正的董镖头。”

云姑娘就知道董宽伤口是面前这个董大山所为,跳过来瞧看对方尸体,发现死去的董大山皮肤有点瑕疵。云姑娘心细,发现这是个精致易容的面皮,不细看绝对看不出门道。愤怒之下一把撒开易容的面皮。口中惊呼道:“是江湖败类百脸魔君。”

百脸魔君擅长易容,为极度人阴险,行踪诡异。据闻常常装成目标熟知的好友亲朋,欺骗大众。武林中不少英雄豪杰就是这样丧命的。

董宽一拍大腿,道:“糟糕,师傅她们有危险。”

乌云密布,狂风怒吼,树林内充斥着血腥味道。这条道路正是镇远镖局的去路,尸体三五成堆,死者都是瞪大双眼,七窍流血惨死。身体并没有什么刀剑伤痕,金女侠与铁女侠神色凝重,带着人清理尸体,空气中隐隐一股花香味。

往前一看,一具尸体仰面朝天,满脸都是鲜血,但从服饰看,辨认出这就是镇远镖局的镖头冯镇远,冯镖头的武器合扇板门刀折成两段。

铁女侠道:“冯镖主这把大刀重量达六十三斤,是镔铁打造而成,从折断痕迹看,这是掌力所为。出手之人掌法十分精深,内力极强,再看冯镖主前心和后背各挨一掌,五脏六腑被震碎,他皮肤黑紫,显然是中了毒掌。”

看了几眼尸首,金女侠也很赞成,开口道:“可以看出来,下手之人是江湖中很有身份的人物。这些镖局弟子几乎无反手之力就被杀,顷刻间丧命当场。”铁女侠问道:“师妹可识得凶手么?”金女侠道:“如果不出所料,镇远镖局的朋友都是中了天魔毒砂掌。”

铁女侠柳眉一挑,重复道:“中了天魔毒砂掌法,凶手难道是......”金女侠回答道:“川蜀四大魔。”

铁女侠轻轻点头,道:“武林中会这套阴毒掌法的,大概只有这四个邪恶的家伙啦,听闻天魔毒砂掌施展时候,会散发在空气中一股淡淡的花香气味,能持续两个时辰左右。这空气中的花香味,就是天魔毒砂掌的内力催动发出的。当日华文龙等辈狼狈逃窜,打出一种特殊的黑球气雾,据阿宽所述,竟与梅岭三妖当时所用的黑球一模一样。”

金女侠叹气道:“说明妖魔鬼怪的各方势力,都已归顺了青霄门,对手又强大了。”

“两位前辈!这儿还有三具尸体。”有个庄客大喊道。

金女侠和铁女侠站起身,几乎同时说道:“去看看。”

师姐妹二人走过来,看见这三具都是镇远镖局镖师的尸体。铁女侠吩咐道:“来几个人,这儿还有尸体。”五个庄客闻声跑过来,金女侠吩咐道:“将尸体抬到马车上,先且带回云家庄。”

六个庄客应声道:“是。”六人过来抬尸体,刚一碰尸身,好像触碰到了什么。六个人连连惨叫,满脸都是金针,全身皮肤发黑,立即倒地身亡。

金女侠和铁女侠身法敏捷,身子闪出五丈开外,才避开这些毒针。其余的十几个庄客吓得目瞪口呆,索性距离远些,才幸免于难。

师姐妹二人异口同声道:“奸诈小人。”

心中是怒气无边,金女侠要拿起金针,铁女侠忙道:“师妹别动它,这些金针涂满剧毒,稍有不慎,性命不保。”金女侠拿起两根木棒,夹起两根金针,仔细的观看着,轻喝道:“坏血针。”

铁女侠道:“坏血针是四大魔头的护身暗器,让人防不胜防。敌人真是煞费苦心,这应该都是青霄门的馊主意,我现在对青霄门的门主越来越好奇了,这坏心眼坏得这么透彻。”

金女侠面色一惊道:“不妙,阿宽她们可能也遇到危险啦。”铁女侠摇了摇头,道:“师妹不必太担心,这几个孩子深得我们真传,不会轻易出事,目下应当火速赶回去,防止敌人调虎离山。”

金女侠看着这些庄客,吩咐道:“这里已经没有危险,你们先把尸体装到马车上,立即赶回云家庄。我二人担心对方诡计多端,会对庄上不利,就先一步赶回。”众庄客应道:“这里交给我等,二位前辈小心为上。”

董宽和云姑娘带人赶过来,看见十多个庄客在打扫场地。董宽就问道:“可曾看见我师父和师伯,她们怎样?”

一个高大的庄客道:“董大侠不必担心,两位前辈已经赶回了庄中,担心对手调虎离山,袭击云家庄。”接着就把刚才发生的情况,与董宽二人说了一遍,二人又惊又喜。急忙施展轻功绝技,火速去其余几路查看,担心众师姐有危难。

再说玉梅姑娘和星雨姑娘,二女带着人马赶到现场,发现天威镖局人马全部遇害,受到了突袭,大多中了毒箭身亡。镖头吴冠峥被乱刃砍死。

二女见状心里悲伤,虽不曾和这些人熟悉,他们不畏艰险,前来帮忙助阵,确实够义气。不像武林中其他大门大派,听说是青霄门,吓得躲躲藏藏,如今惨遭报复,全都身首异处,二女朝着吴镖头尸身恭恭敬敬行了三个礼。

还有八具尸体挂在树枝上,二女心头大怒,痛恨青霄门手段惨不忍睹。二女亲自过来解下尸体,刚一碰躯体,两边树丛里乱箭齐发,如同雨点般攻向二女。 一群庄客大惊失色,就要过来解救。

玉梅姑娘呼喊道:“站下,你们谁也不许过来。”边说边挥动长剑拨打弓弩,星雨姑娘吩咐道:“你等尽管处理阵亡朋友尸体,不必过来。”

两柄长剑不断拨打弓箭,二女施展流星剑法,护住全身上下。这套剑法讲究先护己再杀敌,剑气频频发出,震开飞来的弓箭,还将一些弓箭击断,二女一丝一毫也没伤到。

星雨姑娘经验丰富些,喊道:“冷师妹,看情况我们触碰了机关消息,机关必定连接树丛中,朝着树丛里发力。”玉梅姑娘点头道:“师姐言之有理。”

冷韩二女施展流星剑法,二人悬到半空,同时举剑娇喝一声,一招‘流星赶日’使出来。剑气迅速略过两旁的树丛,一声巨响发出,弓箭群立刻停止。再一看身边的八具尸体,已经成了刺猬,二女一阵心疼,这笔账迟早找青霄门去算。

另一边儿,月影姑娘和婉玲姑娘带人已到目的地,柳家镖局无一幸免,镖头柳晟全身插满弓箭,足足二十二支。看现场是遭遇突袭,柳家镖局众人是猝不及防,吃了大亏,大多数人都是中了暗箭,又被活活砍死的。六十二具尸体,六十二条人命,月影姑娘和婉玲姑娘心中伤感,更是气愤无比。

婉玲姑娘怒道:“可恨的青霄门,真是阴损毒辣。”月影姑娘道:“他们就是一群嗜血的魔鬼。”

“师姐你看,那边两具尸体,衣着不大一样,应该是青霄门的。”婉玲姑娘边说边走。

她来到了两具尸体旁,这两具尸体面目全非,身穿黑衣,手里握着弯刀。突然想到了什么,月影姑娘大呼道:“师妹不要碰尸体。”身形一晃,人也跟着过来。

话音还是慢了一点,婉玲姑娘伸手触碰尸体,好像触碰了机关,一时间弓弩乱飞。二女大吃一惊,拉出长剑拨打弓弩,跟着来的庄客愣在当场。

月影姑娘忙呼喊道:“众人听着,谁也不许靠前。”婉玲姑娘道:“弓弩甚是厉害,都不要过来帮忙。”众庄客知道二女武艺精通,不会有大麻烦,仍继续处理着尸体,全都目露担忧之色。

月影姑娘道:“机关在这树丛内,施展剑法摧毁它。”婉玲姑娘应道:“明白。”

二女双剑齐出,一招‘流行逐月’亮出,早已击碎树丛中的机关。弓弩群突然而止,众庄客面露喜色,更是佩服她二人好武艺。

月影姑娘道:“师妹你太大意啦,这附近方圆哪有青霄门的尸体在,他们突袭得手后,一定会打扫战场,绝不会遗留自己人尸体,这两具尸体是柳家镖局的朋友,定是青霄门给他们换了服饰,用的障眼法,亏得恩师传授绝艺呀。”

婉玲姑娘有些后怕道:“对不起大师姐!小妹一时大意,还险些连累你。”婉玲姑娘心里自责,自己有事无关紧要,若是连累了师姐,该如何是好啊。

月影姑娘拉着她的手,轻声道:“好妹妹,师姐不是责怪你,有师姐在,不会让你有事的。”婉玲姑娘心中温暖,抱住了师姐,轻声说道:“有你和师傅关心照顾,我很幸福!”月影姑娘柔声道:“我们同门即是一家人,师姐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云氏弟兄带人到了现场,安和镖局也是无一幸免,兄弟二人很是悲感。

镖头蒙轩尸体被挂在树上,蒙轩和两位庄主交情莫逆,云氏弟兄心里大怒,上来解开蒙轩的绳索。

有人大喊道:“且慢!”声音中气十足,洪亮透彻,震耳发聩。云氏弟兄感觉到熟悉,就知道是董宽到了,也没上前动手解绳索。

早看董宽和云姑娘跑过来,云姑娘喊道:“二位兄长万万不可触碰蒙叔父,这是青霄门的障眼法,尸体连着机关埋伏呢,稍有马虎,性命丢失呀。”

哥俩闻听大惊,云海鹏道:“可是蒙叔的尸体不能吊着呀,青霄门实在太阴损了。”云海明大怒道:“青霄门可恨,不铲除青霄门党羽,誓不罢休。”董宽道:“两位兄长带人后退三丈以外,待我破了机关。”

云海明吩咐一声,众庄客纷纷后退数丈远。董宽拿一块石子,朝着绳子打过去,绳子应声而断,蒙轩尸体掉在地面上。

林中顿时箭如雨下,云氏弟兄以及众庄客看得大惊失色,吓得脸色煞白。青霄门的确安置了机关,董宽手中发力,长剑划出数道剑气,击中了林中的机关。大家这一路遭到袭击,自己肩头受伤,董宽不放心其他人,从师父那里跑出来,就意识到其他人也会遭到袭击。这些人中云氏弟兄的这一组战斗力最弱,他和云姑娘直接朝着这里赶过来,所幸来得及时。不然,后果不可想象,折了这么多各方朋友,二位庄主已经悲痛万分,如果云氏弟兄出事,真的让二位庄主无法活下去。

云家庄内,二位庄主守着昏迷的崔翔,夫人梁红下厨熬粥。二位庄主沉默不语,等着众人回归。

这会儿崔翔渐渐醒来,二位庄主大喜,都上来搀扶他。

岂料崔翔神色一变,双目露出两道寒光,二位庄主刚看出端倪,已是猝不及防。崔翔双掌奋力推出,正打在二人小腹之上,二位庄主口中喷血。哥俩心头大怒,知道这是冒牌货,顺势就是一掌,双双击中崔翔的腹上。崔翔也没料到二位庄主能迅速反击,还能出手伤人。他一口鲜血喷出,二位庄主用了四五成功力,不然崔翔就会死翘翘。

二庄主云广平上前踩住对方的小腹,冷喝道:“匹夫,你究竟是何人?”大庄主云广林眯着眼睛,喝道:“兄弟你来看,这人有易容。”说着,一把撕开易容的面皮,露出个生脸。二位庄主齐声道:“你究竟是何人,不说就宰了你。”

事已至此,假崔翔冷笑道:“能让你们集体受骗上当,老子也值了,我是百脸魔君的弟子何永,我和师傅数月前归顺了青霄门。门主看中令爱,特令三护法带人过来,要求以礼相待,邀请云姑娘入住青霄门。哪知你等众人不知好歹,公然对抗青霄门,还杀了两大堂主,更伤了三护法。门主勃然大怒,命令派中高手截击各路人马,然后各个击破,知道你二人和冯镇远八拜之交,崔翔也经常出入云家庄。我就易容成他的模样,来到云家庄散布消息,你等悲痛之下,果然都上了钩,现在这时候,只怕他们都已经命丧黄泉了。”

二位庄主听得魂不附体,云二庄主忙道:“青霄门倾巢出动了?”云大庄主喝道:“快说详细些。”

何永狂笑不止,狞笑道:“门主大人布下重重陷阱,专等你们入网,那里的现场已然是机关重重,董宽等辈插翅难逃。”

两位庄主脑袋嗡了一下,怒中火燃烧,云二庄主就要打死何永。云大庄主阻拦道:“兄弟不可莽撞,我还有话问。”

何永冷笑道:“休想从老子嘴里套话,你们知道自己人完蛋就行,其余的老子一概不说。”只看何永猛地一掌击中自己头颅,打个脑浆迸裂,人已毙命。二位庄主唏嘘不已,没料到他这么效忠青霄门,不肯吐露半句信息。

这时候,金女侠和铁女侠赶回,发现床上一具尸体,二位庄主都受了伤。金女侠拿出师门的五补玉花丸,专门治疗内伤的,二位庄主吃下,神色恢复不少。

云夫人梁红看见大伯子和丈夫受伤,心惊不已,看见床上的假崔翔尸体,就明白了一切。二位庄主详细说明经过,师姐妹二人和云夫人吃惊非小,心中担心董宽等人安危,就要出去寻找。外面马蹄声响起,众人都平安回来了,二位庄主这才放心。

早派人快马加鞭,将书信送往各个镖局,告知他们的家人。书信里写得很详细,各地镖局的家属陆续接到书信,都失声痛哭,纷纷赶奔云家庄,不必细表。

客厅内,众人都陷入沉思。月影姑娘道:“现在想来也不奇怪了,假崔翔是以假乱真,激起我等的担心焦躁,也就失去判断力,从而赶到现场。当真是杀机重重,假崔翔打伤两位伯父,为的是拿你们当鱼饵,诱使云妹妹入网,但他机关算尽,低估了我等实力,功亏一篑。”

玉梅姑娘道:“青霄门手段有目共睹,绝不会让一人漏网,假崔翔迷惑我们大家,是我等当时情急大意。试问青霄门怎会留活口,假崔翔说自己受了重伤,这的确是真的,他们为了演戏,可谓煞费苦心,我等更加深信不疑。”董宽叹气道:“怪我们悲伤大意,没详加察觉对方的破绽。”

金女侠道:“青霄门两大堂主毙命,四个堂主重伤,护法华文龙遭重创。今天看出门道,青霄门暗地里网罗了江湖歹毒的高手,妖魔鬼怪之流估计都归顺了青霄门派。他们也是士气受挫,未敢轻举妄动,云家庄已经是危机四伏,应当加强戒备,尤其要保护好水清丫头。”铁女侠开口道:“当下只有号召武林人士,寻找青霄门,并歼灭之。”

星雨姑娘道:“可是武林人士大多胆小怕事,也被青霄门吓破胆,怎会来帮助呢。”金女侠道:“不指望所有人过来帮忙,有部分能出面的,我们也就多了份援军。青霄门在暗,我们却在明,不占任何便宜,只有号召武林正派人物,早日铲除青霄门。”

早有庄客入内报告,说道:“回禀诸位,门外有一人,宣称自己是青霄门弟子,有要事禀告大家,请令定夺。”

众人皆是一愣,说什么来什么,青宵门居然派人来访。

云二庄主问道:“二位大侠,该当如何?”铁女侠道:“兵来将挡,请这人进来答话,一探虚实。”二位庄主也很赞成,吩咐道:“请客人入内禀告。”庄客应了声,急忙跑出去会告。

没过多久,俩庄客带着一个黑衣人进来,此人看年纪三十多岁,一张黄脸,身材结实,满脸的嚣张气焰,冷冷的看了众人几眼,撇着大嘴。

别人倒还沉得住气,云氏弟兄可发火了,云海明上前就给黑衣男子一个嘴巴子,打得十分响亮。黑衣男子痛呼一声,嘴角溢血,看着云海明,嘴里不住的冷笑道:“云大公子莽夫一个,云家庄怕是后继无人了。”

云海明气得火冒三丈,上前就要二次动手,云大庄主喊道:“明儿快住手,听他说话。”黑衣男子笑道:“还是云大庄主讲理,好好管教一下令郎。”云海鹏喝道:“废话少说,速说明来意。”

黑衣人拿出两封书信,看了众人几眼,说道:“门主令我前来送书信,一封交给云二庄主的,另一封交给金女侠和铁女侠的。”分别将两封书信递给云二庄主和金女侠手中,众人疑惑不解。

等二庄主打开书信,上面写道:青霄门主拜上云二庄主,素闻令爱貌美,秀丽端庄。在下无意中见过云姑娘画像,一见倾心,心生怜爱,欲与令爱永结同好。恳请二庄主念在下一片真心,送来云姑娘,吾必待之如珠如宝。实不忍破坏情谊,遂令属下人以礼待之,不忍杀戮。未知两位庄主误会,双方火拼,造成隔阂,我已痛责手下人。请二庄主三思后行,送来令爱,化干戈玉帛,青霄门不愿滋生事端。如若不然,玉石俱焚,悔之晚矣,万望二位庄主谨慎思考。

二庄主看毕,火气冲天,传与众人观看。众人接到手中详细看过,每个人都是义愤填膺,痛恨青霄门猖狂至极。

等金女侠打开书信,和师姐二人同看,上面写道:青霄门主拜上二位前辈,久闻大名,如雷灌耳,心中钦佩不已。二位素有侠名,纵横天地,然二位早已淡出江湖,即为方外之人,不便插手武林事端。令徒董宽霸道嚣张,屡屡挑衅我派门人,念其与云姑娘相识,在下不予追究。但铁女侠身为前辈高人,身份甚高,无端打伤我派护法文龙,是与青霄门为敌。且念阁下昔日英名,暂且一笔勾销。奉劝金铁二侠女慎重,回到深山闭门修行,我派绝不寻衅。若反其道而行之,必挫骨扬灰。

看完了书信,金女侠和铁女侠柳眉高挑,杀气显露。两人身处江湖从未有人如此嚣张之徒,师姐妹二人纵横江湖十余载,几乎未逢敌手,看罢书信,如何不动怒。

大家一一观看,是火冒三丈,青霄门太狂妄了。名为拜上,实为警告,言语中多有威胁之意,意图很明显。

云海明再也忍不住了,上来一拳打倒黑衣男子,口中骂道:“去你奶奶的青霄门罢,什么狗屁门主,安敢耀武扬威。我云家庄在江湖数十年之久,从未怕过任何歪道邪门,区区一个青霄门,有他奶奶的什么可怕。”

黑衣男子鼻口窜血,不住的哀嚎,云大庄主喝道:“明儿退下,两军交战,尚且不斩来使,他不过是无名之流,何必与其计较。”云海明咬牙道:“这厮欺人太甚,活该挨打。”云大庄主道:“小不忍则乱大谋,稍安勿躁。”

云二庄主拉起黑衣男子,冷声道:“书信已收到,回去告诉你们门主,杀人是要偿命的,各方豪杰无端丧命,二百三十九条人命,此恨此仇,云某必报。我自己的女儿,绝不嫁给杀人魔头,更不可别人来染指,将我的话一字不落,全带给你家门主,我早晚找青霄门算总账。”语气冰冷万分,如同三九气流。黑衣男子浑身颤抖,吓得冷汗直流,急忙道:“我一定原话带到。”

望着黑衣男子离去,董宽开口道:“时机来了,此人必定迅速赶回报信,一定是青霄门的所在地。我去暗中跟他,找到青霄门落脚点,沿途留下特殊记号,各位好好准备。”金女侠道:“阿宽,你一人很危险,让为师前去。”

董宽忙道:“青霄门已经盯上这里,为防止声东击西,师傅留下保护大家,我会加倍小心的。”玉梅姑娘道:“师弟一人不妥,师姐跟你去查看。”月影姑娘和婉玲姑娘同时道:“我们一起去。”

董宽道:“不可,恐防青霄门诡计多端,趁机钻空子,你们都留下,我和二师姐前往即可。”水清姑娘走过来道:“我也和你们前往。”玉梅姑娘道:“清姐,对方抓的就是你,这样太危险了,你留下来。”

水清姑娘道:“正因为如此,我跟着你们前去探路,青霄门不会想到,要抓的人会去探他们的路,这样反其道而行,他们意想不到。”众人也感觉有理,董宽道:“好罢,我们立即动身。”

单说董宽三人,看着黑衣男子骑快马上大路速行,三人骑马随后跟踪。一路出了山西,绕过潼关,直奔汉中方向。黑衣男子休息,三人也休息;黑衣男子前行,三人一刻不停的跟着前行,势必要找到青霄门的落脚地。

黑衣男子很谨慎,不断绕路而行,不知不觉已进了蜀地,蜀道之难,道路崎岖。来到了一处不知名的山谷,这里怪石嶙峋,四处悬崖峭壁,道路崎岖坎坷。

三人施展轻功跟随,黑衣男子继续绕弯,不知不觉进入山谷深处,这里树木丛生,山林十分茂密。此处旁人确实是难以发现,黑衣男子饶了九转,他很是狡猾,这才进入山林里。山林里枝繁叶茂,三人紧紧跟随,此刻天色已经渐黑,终于来到一处大庄园附近。

这处庄园的确隐蔽,外界难以发现,四周驻扎黑衣队。庄园装修得很气派,夜里闪动光芒,看起来很是华丽,四周静悄悄的,显得很祥和。

三人飞身上了房檐,是悄无声息。董宽低声嘱咐道:“深入腹地,须加倍留神,我等此行,只为探路,如遇麻烦,马上撤退,不可力拼。”二女低声同答道:“明白。”

董宽慢慢的揭开两片瓦,下面的屋里很明亮,就看先前的黑衣男子走进来,屋子里人员不少。董宽认识几个,有司寇达、柏东仁、李湛等堂主,看情况他们的伤已经痊愈了。

上垂首端坐一人,这人年纪四旬左右,身材雄壮,这些人对他是毕恭毕敬。往脸上看,面如蓝靛,披头散发,脑门拴着黑布条,两道黄眉,一对虎眼,二目透着寒光,高鼻大梁,阔口冽腮,下颌一把胡须飘动,身穿干净的白色长衫,外披黑色斗篷。

雄壮男子道:“你回来了。”黑衣男子跪倒道:“属下奉命前往云家庄送书信,已经交代完毕。”雄壮男子点首道:“很好,下去休息,一路劳苦了。”黑衣男子道:“属下遵命。”

听他们交谈,董宽暗想道:“这男子就是青霄门的门主了,果然凶恶异常,看起来修为极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