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彼岸亦梦帝墓篇 > 第二十二章 没钱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没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烧烤!烧烤!一串一元咯!”

  浓浓的烟雾夹杂香味四处飘散,吸引了不少人上前驻足。

  “欢迎光临,先生请里面请!”

  “这个不能降价吗?便宜一点嘛!五块,就五块!”

  “不能的,先生,你见过超市讨价还价吗?”

  “有有有,我呀!.......”随即众人无语。

  ...........

  繁华夜市,少不了商贩叫卖,一排排店铺林立在这处城中村,让这个夜市也热闹至极。

  “说好加钱哈!”

  此时,一辆黑色车辆在这片城中村穿梭,缓缓的车身成了这片闹市最显眼的存在。

  “哎呀,知道了师傅,话说师傅你咋走这么偏僻的道路呀,你看现在都堵起来了。”一道甜甜的女声从后排响起。

  “你还说,你看你这一身湿的,要是我按原路走,至少还得再花半小时,你觉得你会不感冒吗?”

  “现在的年轻人呀,追求刺激就算了,居然追求到河里去了,真不知怎么想的”司机讪笑,脸上的表情却怎么看怎么猥琐。

  “这.......”女生哑口无言,脸上却慢慢变得像一个红透了的苹果。

  “有钱没?”女生尽量压低音量,尴尬询问凌炎。

  “你问我,有钱没?”

  女孩的话语刚落,就传来了凌炎不善的话语。

  心中不由得想到,眼前的女生居然会问自己有钱没?不免就觉得好笑起来。

  自己纵横流域万年,还真没任何人敢问自己要钱。。。

  从来都是别人给自己的!

  当即就答到:“没有”

  果断而坚决的话语,没有丝毫的商量余地。

  “你,好好好,没有就没有嘛!至于那么凶吗?”女生的话语带着一丝委屈,但也就只是转瞬即逝而已。

  “那个,师傅呀!万一我们没钱怎么办?”

  女生说完,就将头埋在了双膝间,像是不敢面对来自司机师傅的眼神。

  “啊!什么,你们没钱,你们这是拿我开涮?”司机带着一种不可置信的话语说道。

  “赶紧给我下车,下车!”

  司机话语中充斥着愤怒,还有着一种无奈,也不在做过多解释,直接将车停在了这片闹市区,将凌炎与女生一起赶下了车。

  看见女生显得楚楚可怜的表情,凌炎瞬间没了话语。

  “想我堂堂凌魔尊,居然在你这个小丫头这里吃瘪,我认了!”

  随即,凌炎只得自认倒霉,将自己身上仅剩的几十块钱塞给了司机,也不好再坐司机的车。

  毕竟,这完全是自找的呀!只得狠狠瞪了女生一眼!

  凌炎唯一可惜的!

  只是居然会因为这个女生,破色也就算了!但是还破财,这是他最不能忍受的。

  “那个,现在怎么办?”女生弱弱道?

  “怎么办!你问我怎么办?”凌炎怀疑似说到。

  “不是嘛,我真没钱,你看,就算有刚刚也跳海里打湿了,总不会拿打湿的给司机师傅吧!”

  女生说着,从手中将一团已经打湿,完全变成一团的纸币递向凌炎。

  凌炎其它没感觉,但唯独那几张红色极为吸引他的眼球,虽然已经很久没见过了,但也不能掩盖它在自己眼中的价值。

  随即,凌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那团已经变成球的纸币就出现在了凌炎手中。

  “谢谢咯!走啦!”临走,凌炎还不忘回头说着感谢的话,只留下了此时在风中凌乱的女生。

  虽然凌炎不是见钱眼开之人,但有钱,岂有不拿之理。

  凌炎只拿应该拿的,也就当做刚付出去的车费,加上一少部分利息,对,就是利息!

  “你家还有多远呀?”凌炎的话语无奈问道。

  “咳咳,快了,前面拐过去,那一复试建筑就是我家。”

  女生颤颤巍巍跟在凌炎后面,只是从开始之后,就越来越离凌炎越远。

  微弱的声音一点也没有了先前的活泼与灵气。

  一张白皙的脸蛋似醉酒般染上了一抹诱人的绯红,一抹明眸半睁半合,长长的黑睫毛停驻在眼下。

  朱色薄唇轻抿,一头精致秀发也因风干的缘故紧紧贴紧肌肤。

  “你这是?感冒了?”凌炎回过头,看见已经无法跟紧自己步伐的女生,转身朝着女生走去。

  “开,开什么玩笑!本菇凉怎么可能感冒。”

  女生强行打起精神,然而柔弱的身子在风中却像一张薄薄纸片,随时都会坠落。

  看见女生这个神情,凌炎也不想再说什么,只能转身就将女生背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

  女生双手不知所措,强行不让自己接触凌炎。

  “要么抓紧,要么我把你扔下来!”凌炎继续沿着这处偏僻的街道行走,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女生在听到凌炎这样的话语后,也没有再矫情,赶忙双手都抓住了凌炎。

  感受到从衣服传来的潮湿冰冷,同时也感受到了来自凌炎身体的温度,一时让她陶醉。

  分不清是因为这种感觉,还是因为感冒原因,一种疲倦袭向女生,她的那双明眸也渐渐迷蒙。

  “真不知道我哪一辈子欠了你什么?”

  感受到来自后背的温暖,凌炎暗自嘀咕,却不由得再次引导灵魂力去滋养女生灵魂。

  “三区二十二号,终于到了。”看着眼前这个门牌号,凌炎都有些怀疑。

  极尽完美的欧式建筑,浪漫与庄严气质显露,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

  “想不到,这小丫头家境真不差呀!”凌炎都不由感叹。

  “我说你都干的是些什么事儿嘛!”

  就在凌炎正想敲门之际,门内传来了一个女人的争吵。

  “我们家若依要是出了一点儿什么事!你让我可怎么活呀!”

  随之而来的则是一阵茶杯碎裂声。

  一个男人震怒的说到:“那丫头就是被你惯的,别人随便几句都能被骗。”

  “那位公子是谁?那可是京都樊家呀!怎么可能是我们这种人家能攀附的高枝!”

  随着男人的话语刚落,一个老人的声音响起,一瞬间就将正在吵架的一男一女镇住。

  “都别吵了!还好若依没做什么错事,不然该让我怎样向我那老朋友交代呀!”

  “你们赶紧一起出去,把我那孙女找回来!”

  “要是我孙女出任何事!你们也别回来了!”

  “赶紧走!”男人声音明显弱了很多,随即一阵脚步声渐渐临近大门。

  伴随着“咯吱”声,大门应声而开,光线也从门内逃逸了出来。

  首先映入男人眼中的就只有凌炎那张憔悴,又显得稚嫩的脸。

  “你是谁!”男人严肃问道。

  还不等凌炎回答,另一个女人的话语就从男人身旁响起。

  “若依?若依你这是怎么了?”

  男人也反应过来,看见了凌炎背上已经熟睡的女生“啊?若依?”

  “你是什么人,若依为什么跟你在一起!”

  “那个……”还不待凌炎回答,男人就率先将凌炎背上的女生放了下来,朝着大门内扶去。

  “怎么衣服全湿了,你先为若依换一身衣服!”男人的话语传出,至于凌炎,则被完全遗忘。

  “唉╯﹏╰若依这傻孩子。”

  老人嘴中说着,慢慢走向凌炎。

  “小伙子,让你辛苦了,要不是你把若依送回来,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咚咚,咚咚”大门传出敲击声。

  头疼,初稿,先应付,明天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