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董梵瞪着他,浑身开始哆嗦。

“你到底是谁?”

男人带着贴肤黑面罩,眼神中流露着让人读不懂的情绪。

他单手撑在床边,唇色已经发白,胸口还在源源不断淌着血。

董梵鼓起勇气靠近,伸手想将男人脸上的面罩摘去。

男人却用最后的力气再次将董梵禁锢在怀中,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死了,谁来照顾你……”

男人这次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但虚弱得没有一丝锐气。

董梵喉咙里像卡了一口老血,整个人无法动弹。

这个声音是……

董梵脸色煞白,她瞠目结舌看着眼前的男人,看着他那锐利如豹的双眸,看着他苍白干燥的薄唇。

“怎么是你……”董梵颤抖开口,已经没有勇气去摘那面罩。

“怎么不能是我……”男人趴在董梵身上,声音很轻。

董梵感觉到自己衣裳变得湿漉漉,才想起他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

“我送你去医院……”董梵慌忙伸手去拿手机,颤抖拨通了120。

身上的男人已经没有任何回应,苍白的唇角微微上扬,神情安然。

“霍梓伦,你给我醒来!”

董梵已经说不清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做好了和变态男同归于尽的是她,伤了这个男人的是她,如今怕他出事的也是她!

南城医院。

董梵满身鲜血地坐在病床边,看着昏迷不醒的霍梓伦,她又恨又气又恼。

酒店的人早在看到满是血迹的床单时就已报警,霍家人也闻讯往医院赶来。

董梵知道,不管她那一刀下去,是正当防卫还是故意杀人,她都已经在劫难逃。

当彻底确认变态男的身份后,董梵的心底少了一丝屈辱感,多一一份疑惑。

那个乐观向上的霍梓伦,怎么就变得如此阴暗了呢?

这五年之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董梵还在思索着,病房的门被猛的推开。

霍母和一个年轻女子神色慌张地跑进来,迎面便给董梵甩了一大耳光。

“啪”地一声响,董梵被打得两眼冒金花。

“五年前你把我儿子害成那样,现在你还想杀了他,你这个蛇蝎女人!”

霍母扬起手还想再扫一巴掌,看着床上安静躺着的霍梓伦,挣扎着忍住了情绪。

董梵低头站在一旁,整个人狼狈不堪。

“干妈,医生说梓伦哥没有生命危险,您消消气。”年轻女子拍了拍霍母的后背,不断安抚。

“还是思琪好,现在也只有你能近得了梓伦的身啊……”霍母沉沉叹了口气,无力地坐了下来。

董梵一怔,瞬间便清楚了那年轻女子的身份。

原来她就是那日霍梓伦电话中温柔询问婚纱事项的女子——杜思琪。

“董小姐,你先去换身衣服吧,这里有我们照顾就好。”

杜思琪走到董梵身侧,皱了皱眉,那干涸的血渍还有些刺鼻的味道。

“思琪不用跟她那么客气说话!这种歹毒女人直接交给警察!牢底坐穿也别想出来!”

霍母的火气又噌地上头,情绪异常激动。

董梵死死咬着下唇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她喋喋不休地骂着自己。

直到门外有穿制服的警察过来,董梵才从失神的状态清醒过来。

“董女士,请跟我们去一趟派出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