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杜思琪看着董梵一脸诧异的样子,就知道她是真不知情。

回想起霍梓伦经历过的遭遇,皆是因眼前这个女人而造成,她就更加气愤。

“当年你说完分手就走人,一点余地都不给梓伦哥留,你知道他一个人要承受这一切,多痛苦吗?”

董梵原本被封存的记忆,因杜思琪这些话慢慢浮现在脑海。

分手时霍梓伦眼眶泛红的拉着自己的手求她不要离开,但她还是决绝地甩开了他的手……

那样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会因为和自己的分手而痛苦很长时间吗?

“他整夜失眠,就算吃大量安眠药都无法睡着,后来连续酗酒,醉到精神恍惚,然后念着你的名字才能睡下……这样的日子,他持续了整整一年,你知道吗?”

“你从来都没有回头来关注过他,所以你自然不知道!他多方打听到你去了旧金山,便不顾一切飞去旧金山找你,结果在那边出了车祸,差点就死了……”

“后来梓伦哥的性格就变得有些古怪,平时冷漠得不让任何人提你的名字,有时候又表情复杂地拿着你的照片看一整宿……通俗点说,他已经有轻微的人格分裂症……”

杜思琪说起这些时,眼眶都已经泛红。

董梵整个人都处于震惊到无法动弹的地步——

这就是霍梓伦平时对自己仿若陌生人,或者冷嘲热讽,但暗地里却给自己发那种短信,送黑玫瑰,甚至以变态的身份对自己实施侵犯的原因吗?

“思琪。”

两人都在沉默中,楼上却传来了霍梓伦的声音。

董梵仰头一看,霍梓伦站在窗口,脸色依旧苍白虚弱,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

杜思琪脸色微变,但她迅速调整情绪,笑着仰头:“梓伦哥,我这给董小姐开门呢。”

杜思琪将董梵引进家中,小声在她耳畔说道:“梓伦哥的身体状况,干妈不知道,你说话什么都注意点。”

董梵点了点头,对杜思琪的印象,不停在发生改变。

之前以为她是霍梓伦的新女友,甚至是未婚妻,对她有种愧疚感。

现在听着她是霍梓伦的心理医生,而霍梓伦又因为自己的离开,变成那副样子,心底的感觉更加复杂。

霍母正在客厅和董母聊天,或者说是董母正在热脸贴冷屁股中。

“这刚解决完一个又来一个吗?”霍母看到董梵后,话语中无不讽刺。

董母看到董梵后,也是两眼冒金光,这就是自己的招财树呀。

“女儿呀,妈在跟亲家聊天呢!”

“谁是你亲家,一把年纪了说话注意点分寸!”

霍母当真是非常嫌弃董母,若不是霍梓伦执意要留董母在家中用餐,她一定会将这个女人扫地出门。

“哎,旧亲家也是亲家了,不都一样吗……”董母看到霍母铁青着脸,稍微收敛了情绪。

董梵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可眼下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妈你跟我走。”董梵拉着董母的手上楼,直接去找霍梓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