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五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识提前招呼过侍女好好招待这些女孩们,为此她们还有一间颇为宽敞的屋子一起玩耍,才刚潜入侧殿,就能听到那屋中传来的嬉笑打闹声。

只是屋外还有两个弟子坐在圆桌旁看守着,怕人跑掉。

两个弟子聊天聊地,磕着瓜子,聊得最为兴奋的就是“宗主魔功巩固后的美妙未来。”

“不过你说,这都二十多天了宗主怎么还没好啊?”

“啊呀,准是这些女童们滋味太好了呗,宗主一时还没从美妙滋味中缓过来。”

“也是,等她缓过来了,我们合欢宗就能一统魔界了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忽然的笑声把趁着她们说话挪到最近的一颗大树后的云识吓了一跳。

定了定心神,她投了一颗石子到反方向,这两个弟子果真上当了,跑过去查看。

接着,云识连忙后退小跑到石桌旁,又假装是从屋里跑出来的连忙往外跑。

“诶,有个女童跑了!”

云识左腿拌右腿,惊慌地扑到地面上,顺便蹭了一脸的灰。

被抓起来的时候眼泪汪汪地瞅着两个弟子。

“我只是想要去找绾姐姐,她说好今天只宠幸我一个人的,嘤嘤嘤。”

弟子们无奈地摇了摇头,一边感叹宗主魅力真大啊,一边将她扔进了屋里。

“要宗主传召才能过去,知道吗?”

门被砰地关上,接着屋内所有的注意力都到了她的身上。

她微微瑟缩着,可怜弱小又无助。

幸好听到了一道善解人意的声音:“你怎么了?一脸的灰?”

“你是新来的吗?”又有另外的女孩问。

云识连忙点头,哽咽道:“我被一个好美好美的女人抓了来,太害怕了所以想跑,可是被刚刚那两个人丢进来了……”

她眼里泛着光,面对这么多道视线就快哭出来了。

女主又善解人意地走了出来,捏起她的袖子牵着她走向一旁:“先洗一洗吧妹妹。”

“你别怕,这个殿里的人都很好的,还有那个好美好美的女人,她是这里的宗主,特别好,她一定是看你孤苦无依才抓你来想给你一个家的。”

“对对,绾姐姐人又美又好。”旁边围过来的女孩们忽然都说了起来。

“前天绾姐姐给我买的小玩偶我可以借给你玩哦。”

“你饿不饿啊,这里有很多好吃的。”

……

云识咳了一声,被夸得表情差点就崩了,还好女主将她带到了一个盛着水的铜盆面前,将毛巾拧干了递给她:“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云识。”她接过毛巾,一点点擦掉脸上的灰:“今年十三岁了。”

“我叫苏如韵,今年十一岁。”苏如韵在看到她的脸时忽然愣住了。

旁边的女孩们还在说着:“十三岁,那不是比我们都大?”

“可是妹妹你看起来比我们都小啊~还是叫你妹妹吧~”

“哇塞!”

云识被吓到了,将毛巾小心翼翼地放到盆里,擦干净了的脸蛋白里透红,卷翘的睫毛随着轻眨眼而微微煽动,看起来很害羞的样子。

“她跟绾姐姐长得好像哦!”

苏如韵这才回过神来,问她:“你真的不是绾姐姐的妹妹吗?”

“啊?”云识愣了一下,接着回她们:“那个宗主是说我跟她长得很像……”

她声音稚嫩极了。

有人怕吓到她,便特意补充着:“我知道了,一定是绾姐姐看到你和她长得很像,就更加不忍心看你吃苦了,所以将你抓了来。”

“你别怕。”苏如韵安慰着她。

她旁边的一个小女孩却忽然笑着问她:“我可以捏捏你的脸吗?看起来好像糯米团子啊~”

云识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但还是点了点头,果不其然,有了第一个人的开口,女孩们都跃跃欲试想要捏她的脸。

正当她的脸被围攻时,门外忽然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成功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她暗暗松了口气,就听到外面敞亮的声音。

“快跑!凌寻莨带着乌泱泱的一大群修仙门弟子来了!”

“跑什么?不是还有宗主吗?”

“哇塞你是没看到,那凌寻莨瞬间破了魔界结界,踩着一柄青光剑像疯了一样直接就冲向了我们宗主的殿,直接把我们宗主拧着走了,整个屋都被她给炸了!”

“妈呀!那快跑!”

……

云识:“……”

“不会被识破吧?”

【不可能,被识破了积分不要!请宿主不要挑战仙界的权威性,商城可是从仙界批发的。】

之前还说是阎王殿出品呢……

云识都无力吐槽,反正被识破了积分相当于白送的,她还可以跑,总不能有什么生命危险吧。

转眼间女孩们就都跑到了门后好奇地听着外面的声音,门外也渐渐地没了声音,这时,一旁的女主忽然严肃地发了话:“不行,我们要去救绾姐姐,她一定是被误会才被抓走了。”

“对对!”女孩们起哄着。

云识:“???”

说时迟那时快,一群女孩们顿时就激动地冲出了房门,她在混乱中被拉了出去,还有些懵。

直到一出房门就迎面遇上了三个衣炔飘飘御剑而行的弟子。

凌器宗作为修仙界最大的宗门,其下弟子所穿着的自也是顶好的绸缎。

内是白色内衬,外搭蓝色长衫,腰间金纹腰带,坠着或玉佩或锦囊,脚下一双踏云靴。

似是看到了她们,施施然踏下灵剑,行走时说不出的仙气。

这派头,可把这些小姑娘们给看呆了。

“你们是被那魔女抓来的吗?”为首的男子疑惑地问着。

云识连忙从人群中挤出去,低着头应:“对对……”

“不是,是我们自愿的。”

“对,自愿的。”

她哪里料到这群女孩会这么回答,又听到女主着急地问:“敢问这位仙人,绾……宗主被抓到哪里去了啊?”

那弟子和身后两个弟子对视了一眼,接着回她们:“你们跟我们来,就在这宫殿正前方。”

……

“她们应该就是那些魔界余孽说的被掳来的女童。”

三个弟子领着她们到了大殿前一处高地下,又和另外的弟子们交接着,接着从中传来唏嘘声:“啧啧,真可怜啊,那魔女真是死不足惜。”

“不是,都说了我们是自愿的。”女孩们义愤填膺。

“绾姐姐没有强迫我们,只是看我们无家可归才想给我们一个家的。”

……

耳旁传来争论声,可云识的目光全都被高地正中心的一道白色身影给吸引住了。

白底青边的长袍系一条玉带显得纤腰不堪盈盈一握,腰间坠着细穗,外罩一件广袖白袍。

凌寻莨万千青丝仅用一根玉簪半束,额际细软的碎发随着微风浮动,衣炔微扬,仅是站在那里便自有一股仙气散出。

只是她目光寒冷,握紧了一柄散着青光的灵剑,正遥遥看着对面仿佛被施了法而动弹不得的女人,女人一袭红衣,长相妖艳,却忽然笑了一下,愉悦道:“你想我吗?我可是想你得很呢,每天都在想。”

一众弟子都远远地围着高地,甚至隐隐有唏嘘声。

“不愧是亦妖亦魔的合欢宗宗主,可惜她遇到对手了。”

“我们师叔无欲无情,踏入元婴境界的这百八十年来不知杀过多少魔头,这回她遇到对手了。”

云识真的没想到她竟然还没把她给挫骨扬灰,看呆了间,凌寻莨全身却忽然溢出强大的灵气,向四面八方吹去一股猛烈的巨风,伴随着耳边争论的尾声,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你说是自愿的,那你们区区凡人自愿来这合欢宗做什么?”

“我们是自愿来这做绾姐姐的妃子的,她那么美,二十几个妃子不过分吧。”

“对!”

云识:“……”

救命!

仿佛是听到了这边的声音,凌寻莨忽然猛地转头看向了这边,满脸冰寒,似乎还带了些阴翳之气。

她连忙低头躲避,幸好站在她前方的女孩比她高一点。

此时有不少白灰随风扬了过来,也倾数扑在了前面一排女孩的脸上,有女孩问:“这是什么灰啊,怎么这么多?”

一旁的弟子环着手笑着回:“合欢宗那些个长老的骨灰,喏,接下来要轮到你们宗主了。”

耳边尾音才刚落,云识微微露出了个脑袋就看到凌寻莨似一道灵光一般迅速冲向了不远处的替身。

她开心自己可以死遁了的同时还有些微微担心。

反派可千万不要被气得动了胎气啊……

【……】

-

没有人能注意到,凌寻莨在下手前顿了一瞬,因为她看到女人颇显空洞的眼神。

别人不知道,可是她知道,这魔女天生一双灵气十足的狐狸眼。

尤其那天她侵犯她的时候,还伪装出那种颇含歉意与珍惜无比的视线,现在这种时刻,她绝不会轻易妥协,甚至露出这种眼神。

所以,这是假的!

她咬牙,浑身灵气暴涨,只一瞬间,手里的青剑像是覆上了一层紫色的烈焰。

巨大的剑气朝着女人劈下去,顿时鲜血混杂着血肉横飞,而那白骨却在这强大的力量面前瞬间化为了洁白的骨灰,随风而散,满地猩红。

凌寻莨扭头看向一旁被带来的女童们,却猛然对上了一双微微愣住的眼睛,眼睛的形状像极了某种狡猾的动物,那双眼睛的主人意识到了,连忙惊慌地低下了头。

她毫不犹豫,踩着踏云靴走过去,行走间白衣飘飘,仙气逼人。

感觉到她越来越近,云识紧张得微微发抖,她很想脚底一抹油就跑,可是脚却跟生了根似的动弹不得。

她跑了就很难再找到机会去靠近她了,她不能离开她,她这刚怀了孩子,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怎么办?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