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梦之天路柯宾伊蓝儿 > 第17章 交换攻击

我的书架

第17章 交换攻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尔格特的命令下达,五个万人队推着投石车、车弩和魔晶炮冲了上去,城墙上的兽人急忙用投石机和标枪还击,巨大石块砸在人类方阵中,带起一路的血肉模糊,锋利的标枪刺穿冲锋的士兵,有的甚至连续刺穿两到三个人。

“前进!快速前进!”前线将领大声的呼喊着,士兵们不惧死亡的将攻城器械往前推着,炎凤军团的两个万人队更是顶着标枪冲了上去,刚刚进入射程范围内,两个万人队就对城墙开始了压制性的覆盖射击。

无数的弓箭倾泄在了城墙之上,兽人守军根本就没有什么防御设施,他们只能龟缩在城墙后面躲避着箭雨流矢,有倒霉的直接就被射成了刺猬,大部分受伤的兽人都是轻伤,他们仿佛感受不到痛苦一样,随手砍断箭枝,继续防备着人类的进攻。

要塞的南部城墙有多大?两万弓箭手的覆盖范围又有多大?这不是野战,可以好象犁地一样用弓箭给刷一遍,对方的城墙是长方型的,两万弓箭手再怎么压制也覆盖不住全部,战斗已经打响,他们没有时间去商量谁负责哪一段城墙。

唯一的办法就是每次挑选一段城墙进行压制,两个万人队之间互相交替着射击,虽说并不能把对方彻底打的抬不起头来,却也能为自己人的推进带来机会,另外三个万人队趁机推着攻城器械就冲了上来。

其实最适合推这些东西的就是野蛮人,奈何柯宾死活也不答应让野蛮人去做这种炮灰的工作,最后只能作罢,由普通士兵来完成,投石器的射程最远,它是最先到达指定位置的,巨大的石块飞起,朝着城墙砸了过去,后方的士兵则继续运输着石块。

城上的守军也不甘示弱的反击着,投石机是差了点,好在位置够高,扔出来的石块也能飞的很远,遗憾的是准头就差了些,人类的投石机这才得以保全,仅仅损失了不到十台,不过普通士兵就死伤惨重了。

投石机之间互相攻击,标枪手和弓箭手之间也打的难解难分,人类士兵抬着云梯冲到了城墙边上,架住云梯开始攀登,兽人守军冒着箭雨站了起来,试图推倒云梯,结果瞬间就被流矢射中。

被射中的兽人用力前扑,以身体的重量带着云梯一起摔了下去,爬到一半的人类士兵惨叫着一起摔到了冰冷的地面,轻伤的没等爬起来就被标枪钉在了地上,后面的士兵踩着战友的尸体再次的冲了上来。

云梯被推倒,又再一次被立了起来,终于有人顺着云梯爬到了城墙上,一支长枪突然刺出,准确的扎进了人类士兵的胸膛,后者临死前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一个兽人孩子手握长枪的画面,然后不甘的掉了下去。

兽人守军从来也没想过会有人打到这里来,因此在防守措施上做的不是很完全,因为他们就算想到有人来攻打,也是其他部落的兽人,这些只会近战的兽人实在不值得他们动用太多的防御手段,结果导致他们现在除了标枪、巨石和擂木之外,再没有其他东西。

兽人将领很想把云梯给烧掉,可他就是找不到东西来引火,尔斯里戈壁里面想要找到油,那简直太难了,他只能指挥着士兵在箭雨中和人类士兵拼命,做为防守的一方,再加上兽人强壮的身体,一时之间,人类想要攻破城墙并不容易。

面对漫天飞舞的标枪和巨石,推着魔晶炮的士兵在同伴不记伤亡的掩护之下终于来到了射程范围,数十门魔晶炮同时发动,刺眼的光束准确的轰击在了城门和城墙之上,产生了一阵阵剧烈的爆炸。

见识过魔晶炮威力的人类士兵纷纷发出欢呼声,随后他们就傻眼了,尔斯里要塞的城墙并不是纯铁打造的,可包裹在外面的那层铁皮却厚达一米,这已经不能算是铁皮了,完全就是钢铁堡垒,魔晶炮的轰炸能起到的作用并不大。

做为主要目标的城门在魔晶炮的集中轰炸中,终于被成功的炸碎,可城门的后面并不是通向要塞的光明大道,而是被塞满了巨石,整个通道完全就被堵的严严实实,就算用魔晶炮一直不停的轰炸,也未必能在能量用尽前将所有的巨石炸成粉碎。

钢铁城墙、封堵城门,这些全都是人类用来对付兽人的方法,现如今却被对方给学了去,尔格特恨的牙都痒痒:“传令,再上去两个万人队,掩护攻城塔靠上去。”

得到命令的两个万人队推着攻城塔冲了上去,一个攻城塔可以容纳五十名士兵,为了攻打尔斯里要塞,斯立巴准备了六百个攻城塔,里面装满了三万名士兵,他们将被分批推上城墙。

要不是城墙的宽度不允许,尔格特真想一下子把三万人都给推上去,现在他只能看着两万人掩护着二百个攻城塔朝前冲去,不断有攻城塔被飞来的石块砸碎,里面的士兵固然要摔死摔伤,下面的士兵也落不了什么好下场。

“传令兵!”尔格特脸色难看的大声喊道:“告诉他们把魔晶石全都给我用了,魔晶炮缓冲时就撤回来,其他部队压上,要投石机换火油弹进行轰炸,把整座要塞都给烧了!”

目的不同,战术就不同。尔格特的目的不是为了夺取这座军事要塞,而是为了毁掉它,那么他就不介意用一些正规战争中不能用的手段,火油弹这种霸道的武器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诞生的,这种水泼不灭的火焰正是兽人的客星。

为了避免误伤到正在攻城的人类士兵,投石机再次前移,尽管在前移中再次被摧毁了十数台,好在还有三十多台投石机冲到了前面,尔格特已经不指望这些投石机还能好好拿回来了,只要它们完成自己的使用,那就值得。

球型的火油弹被装了上去,然后再被远远的扔了出去,当它的速度达到临界点时,正好就是它在要塞上空的时候,火油弹在半空中爆炸,里面撒出大量的火油和粉状物体,这种粉状武器遇到空气后迅速燃烧,引燃了空中的火油。

空中到处飞溅的火油全部被点燃,好象下了一场火雨一样,洒落在了要塞之中,点燃了要塞里面的建筑,燃烧了要塞里面的士兵,特别是很多撤下来的伤兵,他们聚集在一起好好的休息,突然之间被这场火雨浇在了身上,就这么活活被烧死。

火油弹的功能不是用来杀伤这些伤兵的,而是为了转移守军的注意力,要是他们放任火势不管的话,那最后整座要塞不用攻击就会被烧成一片灰烬,无奈之下,守军只要组织人前来救火,水泼不灭,就得用沙土,这东西倒是随处可见,问题是数量呢?

因为火油弹的攻击,守军不得不让童子军和女人前去救火,整个城墙上只剩下了正规军,刚才还算紧密的防线一下子露出了许多空档和破绽,人类抓住机会大肆攻城,数百个云梯被再次立了上去,攻城塔也靠了过去。

如果这是一场对其他国家发动的战争,打到这个份上,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城墙的失守,然而现在帝国军面对的是兽人,由于之前成功消灭了拉曼德率领的兽人军队,这让帝国军在内心里有些没看的起传说中实力出众的兽人士兵。

直到这一刻,兽人士兵才真正给人类士兵上了一课,兽人的身体素质太强了,人类士兵的攻击落在他们身上,如果不是要害,那就只能造成轻伤,而兽人士兵随便的一击就能杀死一名人类士兵,甚至用拳头都能把人类士兵的脑袋打成烂西瓜。

人类士兵顺着云梯和攻城塔,前赴后继的登上了城头,在这种小范围的作战环境中,人类最拿手的阵势发挥不出来,而兽人却能将自己的实力最大程度的发挥出来,人类冲上去多少,就死多少,一个兽人在杀了二十多名人类士兵后,抱着云梯摔下了城头。

兽人士兵的疯狂让人类士兵胆寒了,哪怕他们是最优秀的帝国军,面对这种疯子一样的攻击,他们依然会感觉到害怕,士气渐渐的低落,后面的士兵冲不上来,冲上来的士兵也丧失了斗志,被兽人一通砍杀,重新夺回了城墙的绝对防御。

此时城内的火势也得到了缓解,由于射程的原因,火油弹的落点总是固定在那一片范围内,兽人只需要派人在那等着灭火就行了,童子军再次拿起武器冲上了城墙,帮助正规军一起砍杀着人类士兵。

眼看事不可为,尔格特只好下令撤退,他知道今天自己失败了,他也承认自己轻敌了,兽人的强悍让他重新认识了这个种族。伴随着号角的响起,弓箭手再次发起了压制射击,掩护着自己人的撤退。

兽人士兵人数太少,再加上箭雨的骚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人类士兵安全退了回去,这一仗以人类的失败而结束,兽人成功守住了他们的家园,可他们的脸上并没有笑容,今天是守住了,可是明天呢?

是役,帝国军前后投入八万人参与战斗,两万压制弓箭手部队在标枪手和投石机的打击下损失近半,三万前期冲锋的步兵仅剩一万人得以撤,后期的两万步兵和攻城塔一万兵,损失一万多人,主要就是攻城塔的士兵几乎全军覆没。

相比人类的损失惨重,兽人也不好过,正规军损失四千多人,童子军和女性兽人损失两千多人,城内房屋被损毁无数处,城门倒塌,通道内挡路的巨石也被清理的差不多了,城墙破损最为严重,很多地方的钢铁外皮已经脱落。

帝国军指挥部,尔格特跪在地上,等候着元帅的发落,不管什么样的原因,这一仗确实是败了。

斯立巴看着地上的心腹爱将,缓缓说道:“起来吧,要是因为打败仗就得问责,那谁还敢领兵打仗,这次失败了,下次就要长点记性,尔格特,我要的不是你的脑袋,而是你用来将功赎罪的胜利。”

“谢元帅!”尔格特感激的行了一礼,重新退回自己的位置站好。

“今天的战斗大家都看到了,对兽人的实力也有了充分的认识,那么现在我宣布我的命令。”斯立巴说着话,用眼光扫了一眼下面的将领,意思很明显,那就是谁也不准反驳我的命令。

“明天依然由炎凤军团和白鹤军团主攻,尔格特指挥战斗。柯宾,我要你和你的野蛮人亲兵攻上城头,我不管你们是用攻城塔还是云梯,总之我要在明天日落之前得到城破的消息,否则你和尔格特就不用活着回来了。”

“谨…遵元帅号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