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火影开始的磁场转动 > 第二十九章 测试完成,胜负即分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测试完成,胜负即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心了,水门。”

  只是一句简单的话语,瞬间扰乱了波风水门的思绪,在他还没有来得及意识到刚才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忍术的时候,无影无形无声无息的剑光已经逼近了他的身旁。

  旗木潮并没有刻意压制自己的力量,但是哪怕是这样,他这一手真空剑刃也不是一般忍者能够接下来的。

  剑刃斩击瞬间划破草皮,带动着地面的绿草四溅,速度之快让已经来不及闪避的波风水门只能举起苦无抵挡,然而手里的苦无只勉强挡住了三道斩击,可是旗木潮的手指有五根。

  作为一名已经称得上是身经百战的忍者,波风水门在这一瞬间扭身跃起,随后极力在空中偏转身形,企图躲开接下来的攻击。

  然而只能依靠直觉去感知的水门还是受了伤,他的小腿直接被这无形的剑光斩击给撕裂开了一个口子,瞬间鲜血流淌。

  “还好伤口不是很深,能够处理,这一招看不见也没有声音,有够难对付的。”

  波风水门皱着眉头,双手快速结印,随后从嘴里吐出了一大堆灰尘迷雾,将方圆数十米以内的的环境完全遮蔽,整个人则是消失在原地,藏匿起来。

  他并不知道,他的一切动作在旗木潮那堪称作弊一般的磁场感官感知下,无所遁形。

  潜藏在树林阴影中的水门给自己包扎了伤口以后,开始思考起了对策。

  自己也可以算是一个感知性忍者,所以在凝聚查克拉的情况下,刚才那一招应该也能被自己感知到,只不过需要时时刻刻保持最好程度警惕。

  还有旗木潮刚才的两个不同忍术,似乎都是没有结印,直接用手指一划就出来了,是朔茂先生创造的无印忍术,还是旗木家的家传呢?

  不,还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他自己自创的。

  就算是波风水门,也被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给吓了一跳。

  自创忍术,他才多大啊!

  如果真是他自创的,那么他这个天才比起来,自己这个他人嘴里的天才几乎不值一提。

  到了现在,波风水门已经将这当成一场上忍之间的战斗来对待,对手的实力有可能比自己还强,在情报不足的情况下想要赢只能兵行险招了。

  “思考完成可以继续了吗?”

  背后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波风水门吓了一跳,他以生平最快的速度从腰间掏出苦无,然后回手一刺,只不过他的手腕被旗木潮牢牢地抓住。

  随后看到的,就是旗木潮那灿烂的微笑。

  “嘻………”

  脖子上触不及防地挨了一记重击,波风水门整个人歪着身子倒飞了出去。

  他看到了,在旗木潮握住自己的手腕以后,反手拿着刀鞘给了自己这么一下。

  他还没有见过用刀鞘打人的人。

  在撞到一颗大树的树干上以后,波风水门捂着脖子缓缓站了起来。

  这一下还真够狠的,他现在还是昏昏沉沉说不出话来。

  而旗木潮一个瞬身回到了原地,拔起了他刚刚插在地上的太刀,收刀入鞘。

  “还要继续吗?”

  提刀走到水门的面前,旗木潮对着水门问到。

  “不用了。”

  水门捂着脖子,声音很细微:“差点都忘记这是测试了,说起来你会感知忍术吗?”

  “嗯。”

  磁场感官……也算吧。

  旗木潮点头回应到。

  “难怪那么快就被你给找到了。”

  水门笑了起来,不过那笑容怎么看都有些勉强:“你的实力我已经清楚了,真是……”

  “以你现在的实力推断,恐怕在还没有入学以前,你就有了普通下忍的实力了吧。”

  旗木潮想了想:“差不多,我当时也不想去忍者学校的,不过爸爸他觉得我还是在学校当中待几年比较好,毕竟直接成为忍者就代表着需要完成任务,不再能够随便玩了。”

  “朔茂先生说的是对的。”

  波风水门点了点头:“如果我也有自己的孩子的话,恐怕也会这样安排。”

  说到孩子,水门又想到了什么。

  旗木潮也知道他在想什么,然而他并没有歉意,毕竟他才是被追的那一个人。

  不过他还是拍了拍波风水门的肩膀:“走吧,作为把你给打伤的赔礼,我请你去吃烤肉吧。”

  “那就麻烦你了。”

  波风水门也笑了起来,他感觉和旗木潮交谈起来颇为愉快,他们两人的性格似乎……挺合得来的?

  中午的烤肉时间,更是让水门加深了双方能够合得来的认知,原本还剩下的那一丝丝别扭也烟消云散。

  或许自己就不是玖辛奈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就像自来也老师和纲手大人那样。

  如果把这个事情告诉自来也老师,他恐怕会笑着拍拍自己的肩膀,说上一句:“唉,这只能算是我们师徒二人同病相怜啊。”

  然后带着自己去体验成年人的世界,和喝花酒。

  在离店以后,水门微笑着对旗木潮说道:“今天就这样吧,我们相互之间也认识了对方,回去休整一天,从明天开始就要进行正式的忍者生涯了。”

  和水门告别以后,旗木潮返回了家中,此时旗木朔茂和旗木春奈两人都在家里,见旗木潮这么快就回来,旗木朔茂放下了手中的报纸问道:“这么早就回来了,小潮你的领队是谁?”

  “是水门。”

  听到旗木潮的回答以后,旗木朔茂愣了一下,整个村子只有一个叫水门的上忍。

  之所以会愣神,也是因为他知道水门对玖辛奈有点感觉,三代怎么把小潮安排在水门手下了?

  见父亲的神色,旗木潮便明白父亲究竟在想些什么,他坐在父亲对面:“爸,你在想什么呢?水门还没有那么小气啊,更何况他之前一直都没有向玖辛奈表白,玖辛奈向我表白了,那我有什么办法嘛。”

  “嗨,你们年轻人的事情你们年轻人自己去处理,反正把话说开了就行,事情不要闹的太僵,最近村子里面没有中忍考试,你成为中忍还需要在水门手底下完成一段时间的任务才能够申请额外考核。”

  旗木朔茂一边说着,一边将报纸摊开平放在桌面:“反正不要因为这件事情,让你们两个彼此之间都闹的不愉快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