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火影开始的磁场转动 > 第三十七章 抵达御茶岛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七章 抵达御茶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踏浪而行,不,更准确的说是在海平面上低空飞行。

  一踏入磁场转动的境界,飞行就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只不过需要消耗体内的磁场力量,只有达到磁场转动五十万匹,拥有反地心引力境界以后,飞行才是不需要消耗任何力量。

  “嗯?”

  经过了半天的高速飞行,旗木潮依然没有看见轮船的踪迹,难道说轮船改变航道了吗?

  或者说因为自己使用磁场转动加大了轮船机组的运转速度,超过了原定的行程?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看来,自己还是小觑了磁场转动力量对于现在科技的加成。

  或许自己可以…………?

  不,绝对不行!

  最起码,现在不行!

  伴随着进入磁场转动的境界,对于磁场力量的提升,旗木潮明显感觉比电流推动时期更加缓慢。

  没有人教育教授,没有合适的功法,没有相应的对手,没有适应的磁场环境,年纪太小发育还不成熟……

  一切的一切都在制约着他的进步。

  从电流推动到磁场转动的境界,他花了一年多的时间。

  而从磁场转动的一万匹到两万匹甚至是更高的匹数,自己又需要多长时间呢?

  磁场转动的高速发展时期是十二岁以后,在合适的磁场环境下,有着名师的教导以及合适的功法体系,只需要几年时间从十万匹飙升至六七十万匹根本不算难事。

  然而这些现在的旗木潮一个都没有,他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磁场力量就是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了这个盒子,让世界上的人都拥有了获得磁场力量的可能性以后,世界秩序大乱连一百年都不需要。

  而磁场力量又可以依靠极端的情感让力量极速攀升,但是极端的情感也会让人变得更加极端。

  那就是所谓的癫佬。

  为了一点点小事就可以随意地玩弄强淦整个地球,太阳,乃至星系,宇宙!

  好在旗木潮的磁场力量来自于他体内的那颗磁场种子,五岁那年,磁场种子让自己觉醒了电流推动的力量,在那之后仿佛消失了一般,没有任何异动。

  这也是好事,自己的磁场力量觉醒来自于磁场种子,而不是宇宙的意识。

  只要自身磁场力量保持在一定的限度内,不引起周边星域的磁场变化,那么这个世界上便不会出现其他的磁场强者——除非旗木潮赋予他们磁场力量。

  他有自己在意的人,为了在意的人,他绝对不会允许这个世界上出现他无法控制的磁场癫佬破坏原有的世界秩序,让他的亲人受到迫害。

  这是他的自私。

  伴随着这样的思考,在旗木潮的感知的前方,出现了一座小岛,而在小岛的附近也发现了轮船的踪迹。

  不出意外的话,那里就是这一次远行的目的地,茶之国的御茶岛了。

  轮船上,一直感应全开的水门也发现了旗木潮的踪迹,跑到甲板侧方对着旗木潮的位置挥手大喊:“喂,阿潮,这边!”

  看见水门,旗木潮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等到旗木潮飞身上船,水门便在他一旁絮絮叨叨地说道:“先前不知道怎么回事,轮船的航驶速度超过了极限,本来还需要再行驶一天的航线距离现在只用了半天就到了,我还担心你找不到位置呢。”

  “那些家伙都解决了吗?”

  “不,胆小的直接跑了,不过之前使用冰遁忍术的忍者,我一直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旗木潮摩挲着下巴:“在御茶岛上应该还会有袭击吧。”

  说话之间,轮船已经靠岸,众人通过御茶岛的港口进入岛屿内部。

  御茶岛内也有着一座商业大都市,这里的商业都市风格与木叶村的商业街截然不同。

  水门完成的任务去过的国家比旗木潮要多不少,可是他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对于这里的风土人情都充满了好奇。

  很快,几人便来到了财前家在这座岛上提前预定好的旅馆,入住了进去。

  “这一路上,真是辛苦两位了。”

  在巨大的套房内部,财前幸子对着身前的旗木潮和水门两人鞠了一躬。

  “没有这回事,既然接下了您父亲发布的委托,那么这就是我们两人分内的工作。”

  水门摆了摆手,不想财前枫林那样,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对于财前幸子这个少女还是很有好感的:“接下来您这边还有什么安排吗?”

  “虽然有些冒犯,不过为了顺利完成任务,还是得请您和我们说一下接下来的安排,毕竟这也是事关您的生命啊。”

  听到水门的话之后,财前幸子感觉到有些诧异:“诶?父亲大人没有和您二位说过吗?”

  “不,关于您为什么来到这座岛,在这座岛上要做什么,令尊什么事情都没有和我等说过。”

  听到财前幸子的话,水门皱起了眉头,随后摇了摇头。

  “这样啊,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接下来我只会在这边买一些东西,然后参加这座岛上的祭典,做完这些我们就可以返航了。”

  财前幸子也没有过多在意,只是面庞上带着些许腼腆和怀念:“我的母亲就是御茶岛的人,在小时候就和我说过御茶岛上十年一度的祭典。”

  “我原先是准备今年和母亲大人一起来这里看看祭典的,不过母亲大人在去年因病去世了,所以过来的只有我一人。”

  财前幸子的话,波风水门选择了相信,但是他仍旧搞不清楚,袭击刺杀者,为什么会选择财前幸子?

  这个少女看上去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啊。

  “那么财前大小姐,你知道这次旅途中要刺杀你的人是谁派来的吗?”

  “应该是源叔叔他们派来的吧。”

  听到这句问话,少女的神色一下子变得黯然:“在去年天河京的一些赌场在源叔叔的努力下组成了一个联盟,父亲想要加入进去,可是源叔叔他们一直都不同意,明明之前和源叔叔和父亲母亲他们的关系都很好的,但是母亲去世以后,源叔叔和父亲的关系就变得越来越差了。”

sitemap